坚决不抵制刷脸技术#Y50芸姨

/ 网络 / 2019-10-08
坚决不抵制刷脸技术#Y50 (一) ...

坚决不抵制刷脸技术#Y50



(一)

 

前两天,水库上发了一篇文章,提到在某个山区旅游小镇,颇为让人意外地装置了能刷脸支付的自动售货机。

这篇文章底下,有一个赞数不小的评论写到:


坚决抵制刷脸行为,因为通过人脸识别,摄像头将对你监控到个人,这属于个人敏感信息……国人大部分没有个人信息保护意识,认为自己的信息很廉价。

 

对此,我的想法是,全错。

 

其实那篇文章所内涵的道理,也都算是水库底层的主要观念之一。这样的道理,不同时期,需要以不同角度反复说,才能起到科学传播的作用。我本对文章本身没太多新的想法。

 

但偏偏是这条错得离谱的评论,让我在那一天思绪飘忽了很长时间。

 

本文的标题,是“坚决不抵制刷脸技术”,但我并不想顺着“刷脸”的技术那条线讨论下去,不想秀所谓前沿名词优越感,什么离线识别SDK、模型压缩之类的。那天让我想了很久的,其实是个比较传统的问题——

 

我们的个人敏感信息,到底廉价不廉价?以及,到底该不该像评论里那个人说的那样,对于潜在的风险如此草木皆兵?

 

 

(二)

 

先从一个五年前的事讲起。

 

2014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BABA赴美上市,当时报的估值是2383亿美元,刚刚瞅了一眼,已经4321亿美元了。五年时间,翻了小一倍,年化16%的增长。

当然市值增长只是一方面,这家大怪物在上市之后还蓄积了很多能量,远没有在市值股价这么肤浅的层面表现出来。

 

它蓄力蓄得最猛的,就是纷繁复杂的用户数据。

 

阿里小二,别看名字听上去可爱又谦卑,但实际上,都是一个个比消费者还懂消费者、比品牌还懂品牌的人精。


人精们就是靠数据练出来的。


而他们的数据,可不就是你日常的点点滴滴吗。

宅男这个月多买了一卷卫生纸,明天首页推荐就多几屏充气娃娃。

其实大数据对你的学习程度之深,早就已经超过你能掌控的范围,你以为避开了人脸识别就能逃避臆想中的监控,实际上人家想监控你的话,有个手机有个电话号码,你的背后的数据画像就已然非常露骨了。

 

 

(三)

 

问题在于,它今天可以慈眉善目地给你推荐一个合你心意的好物,明天反手把你推荐给putian医院或者暴雷p2p怎么办?普通人担心的所谓风险,是它会不会用ai换脸把你变成色情片里的角色,然后沦为街里街坊的笑柄。

 

说一个最近正在发生的事,顺风车事件之后,某di名正言顺的在车里配置了录音录像设备,“保护司乘出行安全”,已经全程监控了车内和行驶过程中发生的全部事情。


你补口红,它知道。

你一个没忍住跟同行小哥哥偷偷打个啵儿,它也知道。

 

按照网友的理解,这种水平的监控,他们是要炸毛的。

自己的“敏感信息”简直在被蹂躏加摩擦。

 

敏感信息被摩擦了吗?摩了。

但你损失了吗?其实没有,dt>0。

因为你还是被顺利平安地送到了你想要的目的地。而且都在你权衡了“敏感信息被摩擦”和“在地铁上被物理摩擦”“自己买辆车钱包被摩擦”这些选项之后,自己做出来的选择。

 

另,某di拿着你的海量视频信息去干啥了?

他们早很久前建了一个自动驾驶的数据学习中心,正愁行驶信息不够多,机器学习得太慢。结果顺风车事件反而塞翁失马了……

反正,不是精美剪辑成小黄片儿发到暗网哦亲。

 

BABA的道理也是一样。

他们的体量之大、社会监督之深,已经由不得他们贪小便宜吃大亏了。

商誉不好,国际大品牌不入驻、不参与小黑盒活动,他们内部比你着急得多,倒逼着,他们比你还不希望你的敏感信息以你能感知到的形式被摩擦。

而至于那些你感知不到的部分,普通人的人生基本都这样过去了,真的造成实际上的损失,理赔和客诉系统还是在线的。

 

总之,“坚决抵制”不会保护你,经济学和商业规则才会。

 

 

(四)

 

但是我其实也理解,这种所谓隐私被侵犯所造成的心理上的隐隐不适。

 

说白了,隐私观念,是前工业文明时代的短暂副产物。

只不过我们刚好承前启后地身处这个拐点,所以观念里免不了带有这个副产物留下的痕迹。

 

可是,所谓的个人隐私,和物权人权这些根本权力还是完全不一样的。

它其实营造的只是一种想象上的氛围一种你以为别人不知道你私下模样和真实处境的安全感。

 

可是安全感和安全,并不是一回事儿。

如果有人从五十年后穿越回来,他会告诉你,即便隐私被拿来摩擦,也并不会对你造成实质上的伤害。

 

但凡以市场方式得到普及推广的技术,都会在总体上提高人们的福祉,过程中小磕小碰,也会被市场机制治愈。是坚决捍卫臆想中的隐私安全,还是忍受没有万能淘宝的日子,老百姓会用脚投票的。

 

再说了,实质伤害普通人的,才不是这点小兵小刃呢。

 

 

(五)

 

那是什么?

 

一个人在什么时候才会对自己被伤害完全的没有办法,彻底的绝望?

是在他既没有“预防”自己不被伤害的装备,也没有办法事后“惩罚”伤害自己的事物的时候。

 

换句话说,能被追责的损失,人人都赔得起。

前面那些例子里。普通人真正的不安全感和心理上的不适,是一种“生态位恐慌”

 

羚羊可以跟其他羚羊顶顶角,打闹,传传八卦,多啃人家几口草,气得人家晚上睡不好觉。

如果羚羊界有自己的热搜小报,每天都会填充满这些内容,羚羊们会觉得顶角打闹是非常重要的事。

但当狮子来的时候,羚羊小报上连一个标题都不会有。我们站在局外看得分明,这才是致命打击,这样的恐惧才是最深刻的。

              

打击伤害,往往是一瞬间完成的,或者说,起码是在一瞬间奠定终局的。

那个终局如果被确定,你在过程里做同生态位的反抗,意义接近0。

 

然而普通人站在他们自己的生态位上,也就只能看到眼前这些了——

 

坚决抵制刷脸行为,因为通过人脸识别,摄像头将对你监控到个人,这属于个人敏感信息……国人大部分没有个人信息保护意识,认为自己的信息很廉价。

 

但他们完全不会去想,从荒芜平地上建立起来这套技术系统的人,走了多远的路。

 

他们对刷脸技术的“反感”,是内心深处对高阶生态位的警惕。

 

真想避免监听的话,起码搞一台卫星电话啊。

打开微信的那一刹那,你就祥瑞御免了哦。

 

 

(六)

 

那天看完读者的评论,我多想了很久的原因是,有那么一下子,我好像懂得了他的真实心路历程了。

他最深处的潜台词其实是在说:应该存在什么“道理”会托着底儿,保护我。

 

可天底下的道理,哪有什么是“无成本的应该”呢?

普通人永远不会去主动破局,自然也不会理解狮子生态位的“正义”,这种不理解,甚至会演变为卑鄙的恶意。

 

因为自己没有研究蒸汽机,所以看着火车取代马车的时候,哭天抢地地说,

“夭寿啦,这条铁轨影响了我家门口的风水!”

“火车撞死人了,火车晚点了!”

 

故而普通人永远是普通人,他们在“粗糙的宏大”与“精致的狭隘”之间,总是倾向于回避风险和努力,选择后者。

可是那些突破了原有生态位的不普通人,都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前者。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