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奶奶,托梦给我 #X93军师祭酒

/ 网络 / 2019-08-12
我奶奶,托梦给我...


我奶奶,托梦给我 #X93




1)太阳能念佛鸡


今天看到一条微博:“史上最奇葩的抱警”

村民反映,晚上经过墓地,隐约能听到有人唱歌说话,非常恐怖。

对面赶到现场之后,发现原来是个“太阳能念佛鸡”,非常之乡土朋克。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内容)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内容


评论一片沙雕哈哈哈之声,有网友说:

“我堂姐迷信信傻了,给我奶奶长眠之处,也放了一个念佛鸡。”

“后来我堂哥说,奶奶给他托孟,说不知道谁在她耳边一直说话,吵得她睡不着。然后全家去把这玩意找出来扔了。”

 

着啊,我笑倒在电脑前头。

群众的智慧是朴素的,但是朴素不代表它就不是智慧。

 

叫我说,这个堂哥,比孔子强多了。

 

 

2)子路侵官

 

春秋之时,季孙做鲁国的相国,子路做郈邑的长官。

季孙要求民众,五个月之内挖一条长沟。子路欲行仁道,于是拿出自己的俸米来,做成粥饭,邀请挖沟的人到路边来吃。

 

孔子听到这件事情,便派子贡赶到现场。

但子贡此来,并不是为表扬子路。

而是当场倒掉了粥饭,砸毁了锅碗,质问子路:“拥有民众的人是鲁国的君主,你干嘛要给这些人饭吃?!”


子路的脾气,向来是急躁的。闻听此言,非常恼火,问孔子道:

“我跟从老师你,所学的就是仁义。仁义,不就是与天下人分享自己拥有的东西。”

“现在我自己的俸粮,分给人家吃,有什么不可以。老师你根本就是在嫉妒我行仁义!” 


谁知孔子听了也大怒:

 

“什么是礼珐,礼珐是BOSS爱天下一切,诸侯爱自己境内的人民,大夫爱职能覆盖的范围,士人爱自己的家人。”

“过了你所应当负责的部分,就叫‘侵’。”

“你给人吃饭,就是爱人。鲁国的人,自有鲁国的国君去爱。你却替国君去爱人,这就是‘侵’!”

师徒两个还没吵完,季孙的使者已经到了。传季孙的口谕说:

“我请民众挖沟,先生却让弟子请民众吃饭。所以先生是想收买我民众的人心么?”

 

孔子见怒于季孙,只能赶紧收拾细软跑路。这就是所谓的“子路侵宫”。

 

 

 

3)利绌一孔

 

子路侵宫这个故事,没有出现在论语里。而是见于隔壁《韩非子》。

 

众所周知,百家争鸣的作品,作者往往驳杂,编故事也不打草稿,为了证明自己的议程,什么小道消息都敢写。六经注我的精神,倒是贯彻得彻底。

韩非法家,醉心于谋略。所以把这故事,写成很复杂的样子,教导后来者,“恩加于上,利绌一孔”。

 

所谓“利绌一孔”,如果民众只能从耕站中获得生存必需的资料,他们自然就会涌向耕站。

同样地,施与民众的恩惠,只能有一个出口。否则百姓去感恩别人,这就是对拳力核芯的动摇。

 

子路所不懂的是,当人群因共同利益而聚合在一起,组成集体的时候,每一个人就不再是独立个体。他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整体的利益。

所以一个集体的步调行动,一定要一致。

“家丑不可外扬”,不管内里怎么斗得不可开交,必须首先达成共识,调转了枪口一致对外。

否则外力冲击城墙,集体也就破碎崩解,不复存在了。

当“红颜获水”,BD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封住所有员工的嘴巴。

然后由整个“公关部”,午饭都吃不下地开一次紧急讨论。统一在微博上,给出一个“唯一的回复”。

其他员工,则完全不允许接受私下采访

 

公关部研判出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能说,并且老板批准之后,这件事情,就成了集体的意志。

集体当中的每一份子,应该坚决、精确地贯彻执行。

如果内部人乱讲话,泄露了“红颜获水”的真相。你就侵犯了老板的“唯一话事权”,对整个集体的利益,都会造成损伤。

在“子路侵宫”当中,子路完全不懂这个道理。他的放粮行动,没有告诉任何人。

来吃饭的民众,会感激子路,而认为季孙无情,连放饭这样的小事都不肯做。

子路自我陶醉的仁义光环,根本就是踩在季孙的脸上来争取的。他用自己的仁义反衬出季孙的不作为,完全站在了人家的对立面。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孔子老司机,果真不愧至圣先师,PR祖师爷。

礼珐是拳术的骨肉,拳术是礼珐的灵魂。果然天下万物,殊途同归啊。

 

 

来,请跟我一起念下面两行字:

 

以上全错

孔子是错误的

 

 

 

4)两全之法

 

子贡根本就不应该听孔子的话,去捣烂子路的锅镬粥米。

他写一张告示就可以了:“奉季孙大人之命,前来施粥”

 

子路是愣头青,孔子和子贡也不遑多让。为了维护季孙的正确,而专门派人捣烂人家的饭碗,这岂不是在吃饭的人眼里,坐实了季孙的恶?

孔子这种做法,比子路还要过分。

 

子贡明明对所有人讲一句话就可以了:是季孙大人,派子路在这里施粥!

 

施粥是季孙应该做,而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底下的人帮他做了,原是分内的事情。

既然“利绌一孔”,不应将仁义揽到私人的身上,那么以季孙大人的名义,不就既行了仁义之事,又可以令相国收获好名声吗?

 

“必也先正名”,师出要有名。既然师出无名,修改名分便是了,班师回朝做什么!

 

韩非子还在那里,洋洋得意写什么“季孙非鲁君也,以人臣之资,蚤禁于未形”,以为黑到了孔子。实际上,他连自己的智商也暴露了。

这群人醉心于斗争,却没一个想过,分饭给百姓吃,原是一件好事。

把一件好事,跟斗争扯上关系,本来就是大多数人最痛恨的蠹虫做法。

究其根由,这故事里的所有人都被拳力迷了眼。

名分礼珐的辨清,是很重要的。

但是人活着不是服务于礼珐与规则。恰恰相反,真正正确的认知,是要懂得令礼珐和规则,能为自己服务,成为自己的利刃。

 

孔子死后成了万世师表,活着时却一生累累若丧家之犬。

BOSS不肯用其人,而将他供在庙堂之上来用他的法,就是因为,孔子构建了极其精巧有序的世界架构,却要求老板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为了他心中的理想而鞠躬尽瘁。

孔子见到八佾舞于庭,要怒骂“是可忍孰不可忍”。哪一位BOSS会喜欢这样的人呢?

 

这样的人,只能弃其人而用其法。

老板真正需要的,是一位鸿儒,走出来悠悠说道:“虽然季氏是正卿,不可以用八佾。”

“但是根据左传礼记,上古典籍。当BOSS宠信我们季氏,我们是一定要用八佾的。不然不足以彰显BOSS的排场与厚爱,那是丢了BOSS的脸面。”

 

要有运用规则来解决问题的能力。

规则这条绳索,是人搓出来的。聪明人拿去捆人,庸人则拿来把自己捆成猪蹄。

 

 

所以,当下午看见堂哥的话,我笑倒在沙发上面。

这位堂哥解决问题的方法,比孔子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当迷信的姐姐,买了“太阳能念佛鸡”这种奇葩东西,来污染奶奶的长眠之地。

无能的儒生,会跑去播放走近科学,找七大姑八大姨要说法,搞得鸡犬不宁。

 

只有聪明的堂哥,知道借奶奶的令箭:

“奶奶给我托孟了,她说这玩意吵得她睡不好觉!” 



别吵了

 

 

(司空军师祭酒桃,2019年8月8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