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组织的感恩节晚餐:和感恩火鸡一样感恩难民肛据

/ 网络 / 2019-07-25
接上文。 上文中,我说到了为什么战争难民比自然难民可怕,以及难民是被筛选过才入境的。 这里,我要说的东西就非常的难以置信但合情合理事实上大家即便没有去过这些地方,但...

接上文。

  上文中,我说到了为什么战争难民比自然难民可怕,以及难民是被“筛选”过才入境的。

  这里,我要说的东西就非常的“难以置信”但“合情合理”……事实上大家即便没有去过这些地方,但只要听我说完,然后通过自己平时观察到的迹象和看到的新闻,大致上也能恍然大悟。

 

  难民找工作难是很正常的,但是有技能和没有语言障碍的难民找工作难正常吗?

  难一点儿是正常的,但是找不到工作很不正常——虽然可能有本地劳工团体的阻挠,但是在政治正确的大背景下,这些本地劳工团体其实也不敢对这些有技能的难民过多的干涉。

  那么,让难民找工作更难的是谁呢?能造成那么大影响的是谁呢?

  其实是慈善组织——不是单一的,是几乎所有慈善组织都这么干,我估计可能是某种潜规则。

  这里说的慈善组织阻挠难民就业不是说什么“要求保障导致企业担心用人成本提高”的经济手段,慈善组织的手段极为直接。

  他们就直接政治干预。

  最为典型的做法就是散播恐惧——包括加强对相关国籍员工的监视(不仅仅是难民),给他们穿小鞋,压制他们获取民间金融工具的能力等,并且在医保上加以阻挠。

  

你会觉得很奇怪:卧槽,这听起来像是欧洲开始逐渐兴起的极右翼的做法啊,慈善组织难道不是白左吗???

 

  事实上没错,就是极右翼。慈善组织的海外相关单位和他们本国国内极右翼关系非常非常密切,但他们的本部却一直打着白左的幌子(这种组织国内也有但已经被全面阉割,这方面我们还是很有一套的)。

  

  这样做的目的其实非常的简单。

  1:开辟不引人注目的渠道,来打通和内部进行政治有关资金活动的另一条通道,一般老百姓根本想不到,想到的人都会被白左给口诛笔伐后不敢说话。

  (英国不少人已经想到了,尤其是不支持脱欧的那一批人,但是他们只敢私下里和非西方人说,因为他们觉得在自己的圈子里说这种话不仅会被认为是普通的政治不正确,甚至是怀疑闽煮制,更甚会被怀疑自己对神的信仰……话说这和神有毛关系?)

  2:为外部干预势力提供多条资金与政治介入路线,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美方有关人员才能极高效率的调动包括慈善组织在内的诸多组织的中层管理和决策人员。

  3:和极右翼打通关系以后,极右翼是少数但行动力很强的组织,他们散播恐怖的速度非常快而且本来就不在乎白左的政治正确。这样就能很好的平衡当地劳工团体和慈善组织的关系,因为劳工团体因此不仅没有受害,而且还增加了工作岗位。

  这样一来能让慈善组织本身获得充足的基层支持,更重要的是不会对本地政客与自身合作时产生负面影响。

  这也就导致了一个问题:欧洲很多地区是在“争抢”难民组织,但只是一过性的,也就是好处自己拿,人丢到其他地方去。

  

  但是在前篇中说到的美国人快速空降替换中层管理,清理掉难民及有关国家雇员之后消失值得注意。

  实际上我发觉大多数人即便可能用的是假的身份(未必违法,可能是合法途径修改部分信息,让大多数老百姓和工作人员不能方便察觉就行),但是如果关注他们的个人社交平台的话,可以发现他们的言论和美国国家闽煮捐赠基金会(NED)有关。

  而与企业或慈善组织内部的裁撤最有关的,是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CILS),它也是NED的下属组织。

 

  说到这两个组织最喜欢干啥事儿我就不用多说了,说多了也不好。反正是一个指着独裁说闽煮,主要支持恐怖主义与毒品生产和交易,提供发展中国家反对派武装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包括国际贸易制裁方面的支持)等。

  至于我们平时不太关心的ACILS么,大致上就是一个降低就业率,就业种族歧视增强实操的机关。

  但是如果大家有心的话就可以发现,不管是ACILS对于欧洲尤其是北欧国家渗透的极其深入,尤其是贸易与媒体层面,基本上可以说是有稍微大一点人事权的人都和ACILS的人有瓜葛,有些人甚至在公开场合下就这么说。

  

  当然了,这么说容易,关键是他们的利益哪儿来,利益怎么才能自然而然的顺畅分配。

  请继续往下看。

 

  慈善组织的海外合作单位是如何盈利的呢?

  其实肥肠简单,通俗点说就是发国难财。

  轮番制造国难,然后通过慈善组织上层来控制全局和发布信息,然后相关合作单位开始在对应方面开始敛财,当然其中也包括前篇中所说到的蛇头与“难民团团长”的贡献。

 

  你也许会想:制造国难?那对面那个国家会答应么?

  有些答应,有些不答应,但是不答应的国家大概率的被整死了,卡扎菲当年就是其中一个不答应的。

  但是,这绝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列强国家的实力所致,而是很多弱国的整个国家机器就愿意配合。

  为什么?

  答案既简单又残忍——这其实是变相的征税。

  

  这些弱国长期被欺压,技术上和生产上都没有值得一提的东西,而想要发展什么又会被外部彻底剿灭。

  除了一小部分国有化关键资源出口并死硬死硬的国家以外,其他弱国不得不重新回到了关键资源被强国公司强占的命运。

  这些跨国公司并不会给这些国家的管理机构多少钱,事实上他们会选择那些需要给钱最少的管理机构。

  但是这些管理机构里的所有人都想活下去,而且为了活下去必须扩增内部己方人员的数量,上层为了可以控制他们中至少大部分人也必须要利用手中暂时还在的协调权来获取利益。

  可是大家都知道,要想来钱还是需要征税,可是这些国家内部一来没有大公司,二来也没钱组建现代的政务和税收体系(如果有就会被干掉)。

  怎么办?资源出口赚不得足够的钱,这些钱能维持基础机关的最低开销就不错了,而且损耗很大——直接发下去的话中下层根本分不到好处,那大家会造反的。

 

  因此,他们选择了最简单的方法——战乱。

  对一个独立国家而言内部战乱肯定是百害而无一利的,因为这回造成产业荒废民不聊生。

  但是对于这些本来就没什么现代产业,也不太可能发展起现代产业的国家而言,他们已经一无所有了。

  要想对这些人收税,那收上来的税还赶不上现代税收成本的——内部没大户,通过古代和大户收税的办法也是行不通的。

 

  是的,你应该也想到为什么战乱可以收税了——和慈善组织以及这些难民蛇头们“分成”。

  因为这些老百姓本来就钱少,就算省吃俭用也没剩下多少钱,但是不逃就没命的话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把钱交出来。

  好,现在你已经明白为什么要炸政府军的难民管理哨卡以及沿线防止战争难民抱团抢劫的巡逻队了——这是针对“没法合作的国家”的策略,政府军就没办法通过和蛇头搞分成来保证至少最后几波中基层收入了,政府军的反抗时间就会降低。

  至于对于那些“合作国家”,那么就会放任其政府军进行间接甚至直接的“收取费用”,但通常还是间接的——政府军过度干涉,会降低慈善组织获取的好处,这里有个“上下级关系”,更何况军方难以真正的对难民提供出逃服务。

  

  一般收税成本太高,税源太分散,但只要让大家都死到临头并集中在几条逃难路线上,那么就可以集中挤一波油水,这样的税收成本就很低了。

  毕竟这些弱国可怜人除了一条命以外,也没什么东西值得花力气掠夺的了。

  弱国政府无外交,弱国人民不如狗。

  现在知道为什么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盼着我们揭竿而起了吧?

  因为我们虽然要钱也要资源,但我们不要他们的政府去要老百姓的命,所以他们的政府和老百姓看到了希望。

  西方列强啊,真的是别人想当条狗都不给人当的。

  这不是什么资本主义的劣根性,这单纯就是因为西方在政治理念上的粗暴与落后——继续看下文,你们就知道啥叫多行不义必自毙了。

  

但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下,西方列强控制下的弱国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死很多人是没关系的——打仗需要的物资列强会提供的,列强不仅能拿到一笔军售的好处还能缓和内部军队利益问题,而且这些物资大半还是剩余物资,本来还要花费巨量的资金进行库存或销毁。

有些库存平时又不能不备,比如说轻武器弹药以及服装,当然现在很多军服生意直接被义乌抢过去了,他们特不满意,所以轻工业领域黑中国也是不遗余力——欧洲原来一套库存军服卖给人家大概要800~2800RMB不等,中国高质量常规军服全球最高96(不含税)还包运费(鸭舌帽要多加3块钱,贝雷帽白送但没什么人要,后来一部分贝雷帽就出口转内销,给国内一帮特种部队戴上了,恶评如潮)。事实上军服对于很多弱国军人和军队的吸引力比武器还要大(因为军服一般可以穿回家,退役还能带走),这也是身份的标志……光是中国军服变廉价了,就让很多国家需要内战征税的频率降低了,简直让一些列强浑身难受。

  

  当然这里都很好解释,毕竟弱国通常本来就别无选择,这倒也简单了。

 

  关键是列强这边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呢?

  完成这种持续内乱也是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的,在内部问题很多,福利经费暴涨而且治安经费火箭式上升的情况下,要用拮据的军费来完成实力压迫与和同行对抗……这难道不会造成内部不稳定吗?

  答案是:会的,但谁在乎?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现在西方发达国家所使用的竞选体系了。

  一人一票直接投票的制度在这儿出现了极其巨大的问题。

  这个问题在发展道路本身还比较复杂,内部组织之间干涉力还不强的时候问题不大,但是到了现在这个发展道路既明确又模糊的时代,外加电视和网络全面竞选等原因,直接导致问题全面爆发。

  

  大家可以想一个问题:在一个全面竞选,竞选者直接面对公众时,他们的取向其实是会趋同,因为为了竞争到更多的选民,他们只能挑那些最没有问题同时又最有吸引力的内容来忽悠……那么在这个时候,他们最缺的是什么呢?

  

  俩字:缺钱。

  由于他们没有当权,所以一切的好处大致上来说还是“风险收益”,这对于给钱支持的人来说都算是风险投资,这笔钱因此没那么好要。

  同时,缺钱也不是单纯的拿到这些钱就可以,因为有些人要求太复杂或很难忽悠的过去,比如说加税或者减福利什么的就很难通过。

  

  所以最缺的不是“有很多条件的钱”,而是“可以随便花的钱”。

  什么钱可以随便花呢?当然是老百姓不容易察觉到的钱,可以“先斩后奏”的钱,哪怕是任期里面削人家工资,暂停政府运作都可以,就是必须要让老百姓一开始意识不到。

  

  现在,大家当然明白:哦,慈善组织通过海外这类行动赚到的钱,不仅可以洗的彻底白白净净,而且要求其实很低——这就是从列强的基本逻辑和国策中赚钱,换哪个领导都一样。

  因为折腾外国这种事儿都是任期内搞搞的,内部老百姓是否对搞搞事儿有意见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有遗毒的话老百姓的记忆力也是很弱的.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可以看到慈善组织总是和西方政府走的很近,但是慈善组织“支持”竞选者的时候却没那么多要求——因为就不需要太多,大家都懂。

  

  这笔钱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笔钱是最接近“随便花”的。

  其他方式得来的钱,大家都已经分配好了,尤其是内部的人,该得多少得多少,给少了内部的人不支持你。

  所以看似竞选资金挺多的,但是基本上普通渠道搞上来的钱都已经指定好了对内部人的用途,真正多下来用于竞选的没几个。

  其实《纸牌屋》里面就有过很明显的暗示,但是网飞到底还是不敢明说,这可比指责美国不是天下第一严重多了。在《纸牌屋》被白宫“友善提醒”以后,后续剧情直接就傻白甜了。

  我说的是啥,看过的人都明白。只是电视剧里面没有直接说明罢了(里面老婆和主人公在一个问题上的不满,导致某个小傻傻“被自杀”……我怀疑这件事的原型来源于老布什)。

  

只有慈善组织给的钱,才是竞选者“自己的钱”,这笔钱是可以用来“策反”或者对付中间动摇派的。

前面的那些传统渠道只是“基本功”,基本功做好了只是证明自己不是“政治素人”,但决胜一击则是要靠“额外的”才行了。

因此西方列强国家不同派系之间都有各自亲和的慈善组织就不难理解了,他们势同水火。

 

造成外界战乱的钱是谁出的?老百姓出的。

竞选成功的钱是谁出的?己方利益相关出的。

那么用老百姓出的钱想办法变成自己上位的钱可以不可以?不仅可以,而且没得选。

这种“投资”的风险实在是太小了,“变现”实在是太有保障了。

 

这就是现在西方列强常用普选制度下不可回避的毛病,而且这个毛病正在以空前的速度暴增。

 

也许大家还没意识到这件事的残酷与恐怖。

一个政客,其实差不多就为自己增加了1000万甚至是几百万的竞选资金(当然这笔资金很“滋润”),就用自己未来的权力去影响外部某个甚至几个国家的内战。

我们就以30万人死亡为代价计算,实际上当然远远不止这个数字(卷入战争的从来不仅仅只有军人)。

1000万美金,30万人,一条命33美金。

那些难民一般要为逃难花多少钱呢?路费不好估计,我们就看蛇头价格好了。

普通人,只能跑到同样很落后的邻国,大约是80~200美金不等,看情况——战争难民贵,自然难民便宜,一般战争难民保底200美金。

那些人一般收入多高呢?一般这些弱国,一天能赚3~4美金不等。

因为这些国家常常粮食比较贵,工业品更贵,所以他们一个月能攒下的钱大概也就2到5美金,这还算是好的。

他们攒到200美金要多久?3年零四个月。

这些国家平均多久发生一次产生战争难民的内战?大约5年。

刨去他们买点便宜药品,买点收音机和廉价电视机以后就不剩多少钱了。

也就是说,他们给列强企业或者本地廉价资源开采干了5年,一仗下来全“上交”了,而且很可能命都没了。

那些廉价的收音机和电视机,就算带着跑也被“团长”抢走了。

所以说有些国家的人能不懒么?要你在这样的环境里,怕不是直接躺地上死了算了,人家能磨磨蹭蹭干点活儿已经算是有志气了。

在这样的环境里,商业信用能存在吗?能兴教育吗?教育能解决问题吗?都不能啊。

 

好,就算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很正常,那我们还可以算另一笔账。

一波难民潮入境,我们算少一点,只有1万人进来好了——实际上有20万人。

就算一个难民照顾费用全程需要360万的数据太夸张也太长期,我们也可以算算短期费用。

一个难民进来头一年,保守估计头一年包括难民营啊,救济粮和短期帮扶等算下来,至少第一年需要2万~4万美金。

一万人,算每人两万美金,2亿美金。

我不敢算20万人的,因为这样太刺激了,而且我说其中只有一万人“被慈善”了也算是给了很大的余量。

2亿美金,什么也没带来,就算不加上治安维持,武器生产,军队投送和外交费用等等等等。

这也意味着老百姓用2亿元换来了啥?什么也没有换来,就换来了1万杀人不眨眼的犯罪团伙,以及竞选者1000万的“自由经费”。

(实际上接近于200亿换1000万,如果算上外部成本的话,几乎是2000亿换2000万,损耗1000赚来1块——大部分的钱其实真的只是变成钱了,因为包括生命在内的各种实物都被毁掉了)

法国郊区居民真正意义上的“饭都吃不起”有什么关系?他们反对有什么用?他们都不知道钱是这么花出去的,所以该饿肚子继续饿肚子。

 

我们都知道在组织运行的过程中是有很大的损耗,但是这种损耗实在是难以接受。

 

但是我们把话说回来:那些美国人是怎么回事?这是为了干倒欧洲吗?

 

依我看,“干倒欧洲”的意图的确存在,毕竟黄背心那事儿美国人的掺和……但那不意味着他们的目标单纯的就是为了干倒欧洲,毕竟大家都得一点好处不是?

所以……这种事情还用说吗?这个世界上最会干这种生意的人不就是美国佬吗?美国人的损耗恐怕比欧洲人还要大很多很多。

他们来明面上是执行上级任务,实际上也是想要分一杯羹。

为什么这次难民事件这么多人盯着?

那是因为叙利亚人还是比那些最穷的国家相对有钱,人口也比较多而且破坏的比较彻底,所以这是一块一次性的大肥肉,人人都想扑上去吃一口,毕竟真的是吃一口三年不用上班的节奏。

至于国内老百姓需要为此付出很多钱?

没关系,因为各自都拿到了很多钱,电视上竞选广告可以加油打,也有足够的钱去拉拢中间摇摆政客了。

这次事情闹大,就是因为肥肉实在太大,大家拼命抢着吃也吃不完,但不吃又会被别人抢先。

政客抢食,老百姓饿死。

美国这次为什么要掺和的那么难看?

不是联邦当局的命令,而是因为对欧这一块事务的经费被特朗普裁了,可是闽煮基金会那边不想缩小业务,他们赶紧赚一波快钱,想撑到特朗普下台。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连我这样的普普通通的人通过到处瞎转悠瞎了解,就能看到原来行动还算隐秘(战术上还算隐秘)的某些力量的行动。

事实上我觉得这次已经有不少人,特别是欧洲比较有见识的老百姓也意识到了,只是因为美帝有关方面一直牢牢掐死欧洲各国的传媒体系所以才传播范围有限——但是现在这些欧洲国家正试图夺回阵地。

美帝吃相太难看了,水平降低太多了,有人不想和他穿一条裤子了。

 

这种事情,既损害了第三世界国家的利益,对于列强来说也对整体毫无好处,仅仅是内部权力斗争下的一条内耗用途的财路而已。

 

好,我们就把这个当作是正常损耗,给他们一点宽限。

 

但是问题来了:这种口子一旦打开,能收住吗?

 

苍天有眼,我们都知道这玩意儿是收不住口子的,就算是倒向极右排外甚至种族清洗也不过是改变了目标罢了——这些慈善组织只要改一下牌匾照样继续营业,只是这次的难民不再是外面的人而已。

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任何力量有能力或者有必要阻止这样使用慈善组织的方法扩张,谁限制了就是和自己掌权过不去。

除非修改整个内部结构和管理模式,否则这套东西就会继续运行下去直到彻底崩溃。

 

  所以啊,有的时候我们说“慈善组织就是打着好听的旗号,让别人不能反对只能投票”在原则上来说是对的,但是大部分人没想过“好听的旗号是要说一千次才能好听的,而说一千次并且让别人听到是需要很多钱的”。

  

  

这上面整合起来能得出什么结论呢?

 

那就是帝国主义必然多行不义必自毙,不管他们内部用什么体制,只要这种整体结构不发生改变,帝国主义就会一天一天烂下去,加速度的烂下去。

知道白头盔为什么撤出了么?

因为一开始西方掌握了媒体话语权,人家当地老百姓还不知道白头盔是什么东西。但是白头盔跑遍大多数地方以后,他们干出的事儿让老百姓完全是心惊胆战——比电视上说的造假严重多了,要知道拍摄现场不是没当地人反对过。

然后?后来那些地上的碎尸可不都是假装的。

白头盔不是觉得完事儿赚饱了才撤出的,是因为他们开始被老百姓围攻了——不是中国大妈式的吐口水围攻,是上至耄耋老人下至黄口小儿的燃烧瓶和砖块的攻击。

低成本的周边志愿者白头盔开始怀疑自己在干啥了,就好像当年被忽悠去越南干“正义事业”的美国大兵那样,然后有些质疑的风声从内部自己窜出来,为了避免危机公关的后续成本,所以他们撤了并且封了口。

 

在这里啊,要说一些人,有些对非洲的发展指指点点的,有人觉得很落后,有些则认为已经有高楼大厦很先进了,这些都是片面的。

但是毋庸置疑的,现在包括非洲部分国家和另外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反抗的火种”已经慢慢燃烧起来了。

这是为什么?说白了,就是因为中国。

这主要也不是因为中国去直接支持了那些国家,而是因为中国大量廉价且堪用的产品直接冲击了全球市场。

中国掌握了全套的产业链条,而列强国家却自己切了鸡鸡——按照他们的路数,他们不切鸡鸡根本没办法维持这一套内部竞争套路。

一下子,这些第三世界国家就算没发展起来,但是他们却能获得相当数量的产品。

尽管这些产品不是什么高精尖的飞机大炮,不能够让这些国家能够直接面对列强,但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东西可能和飞机大炮一样有威力。

因为有些东西廉价了以后就具有不一样的意义。

我就举一个和上文有关的例子,比如说手机信号。

 

也许对于我们日常来说手机只是个打打电话上上微信的东西,它的作用直接想来大约只是提高工作效率,有些产业的成本更低了。

但是对于一些组织机构尚不健全,产业非常落后的国家,这却提供了一种虽然粗糙但却能实行的征税系统——那些国家虽然大型业务都被列强掠夺了,或者国营后因为效率不足和加工材料的打压而破产,但是他们还是能时不时的发展出一些中小型生产组织,同时也能诞生一批以当地标准而言的“中产”。

手机信号的普及以及手机用途的扩展和廉价化,让这些人拥有了手机,而手机信号网络让登记后报税变成了可能——这在手机信号没有普及以前,用高昂成本铺设电话网络很难实现,靠现代官僚系统就更难实现,更别说他们总是被列强煽动内战了。

可是手机通讯塔不容易和电话线一样那么容易破坏,甚至军阀战争时期会故意避免对基站的破坏。同时有一定收入的人群拥有手机后,也更容易提醒他们纳税,也可以对逃税行为进行一定程度的处罚。

当然,他们的做法依然还是很原始的,效率还是很低的,但这依然意味着在财政上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脱离列强的摆布了。

事实上在一些我们觉得非常落后的地区,比如说刚果,由于手机信号的扩展,甚至连刚果一些地区政府都可以靠收很零散的税收来维持一个小小的政府运转了——这一大群小小的,看似原始的政府的扩展,让刚果的局势相比以往大大稳定了。

在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有类似的趋势,在廉价的中国产品到达后,他们的内战不再那么容易发起,同时战斗后大部分有价值的硬件还能得以保留。

这和以往是大不相同的,各种发展中国家和长期被欺负的非洲国家,从这一步开始至少不再是“原地踏步,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西方列强以前活的太滋润了,每次用少少的一点好处就能在那儿掀起腥风血雨,但是现在的成本越来越高了。

在“列强架起几门大炮就能征服一个国家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之前,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列强拿出几块钱就能发起一次大屠杀的历史一去不复返”。

现在的发展中国家已经越来越能做到后者,而能做到后者的话,离前者又能有多远呢?

 

为什么联合国经常顶住某位大国的压力,经常夸赞中国的扶贫与工业发展啊?这不仅仅是因为中国做得好,很大一个原因是如果没有中国,联合国的扶贫计划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如果不是因为中国突然用廉价和具有质量的产品轰击全球市场,那么现有局面的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联合国本身就需要中国——如果世界真正单极了,那联合国存在的意义会越来越小的。

联合国虽然不是一个国家,但它也是有自己的算盘的。

 

依我之见,我在非洲看到的一些事情,我觉得是很有图腾意味的。

很多非洲人已经因为廉价的信息交互手段而具有了相当程度的现代意识,而稍微深入了解一点点的人,无不对欧美之行径大为愤怒。

这不是谁宣传的后果,而是欧美之暴行只在他们国内加以遮掩和美化,但是对于远方的可怜人来说他们是毫不避讳地显示出优越和野蛮的。

白人的技术开化了,但是他们对待他人的行径与野蛮人别无二致。

现在,包括非洲许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廉价产品和技术的加持下,他们自身内部都已经产生了“就算打仗也不要打烂那些东西”的念头,他们也有了自己需要拼命保护的东西——这是精神上的统一与价值观念同化的重要一环,有了它,人类就能组织和团结,而团结起来的人类是1 1大于2的。

时至今日,已经有不少非洲的政治家敢于且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抗欧美的无理要求,并且他们和以往不同,这一次他们是真的能给欧美带来一定程度的“绊脚”,尽管这种努力当前来看还仅仅是“靴子中的沙砾”。

可是欧美对于他们的态度,想要投入的力度,平均来看也仅相当于靴子中的石子,而且他们也仅仅准备了这么多——这一点和相对更平等看待文明关系的中国有很大差异。

所以这些发展中国家的集合体需要真正抵挡列强的实力需要多大呢?是不需要和欧美一样强大的,他们只要比欧美投入的“石子”更大就行了。

因为在长期的内耗下,欧美甚至觉得“石子”都有点难以承受,他们甚至开始采取更加投机取巧的金融战术——石子换成了香蕉皮。

这看似不错,但石子到底是能把人的脚磨烂,而香蕉皮顶多让人摔破一点皮,而且只要细心是能避开的。

避开香蕉皮的能力是能在指导下相对快速学会的,但是帝国主义却一天一天的烂下去,当他们真的连石子都出不起的时候,香蕉皮自然也就跟着瓦解了。

 

当然,未来是美好的,前路是曲折的。

但是这个美好的未来是什么样的,那既要看中国的表现,也要看未来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表现。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欧美的未来要看欧美人自己的表现。

如果欧美再这么一意孤行下去的话,那么我们中国人常说的一个夸张的词,“寸草不生”将不会再是一种夸张的说法。

这种寸草不生未必是皆愿生啖其肉饮其血的发展中国家的复仇,大家没这个闲工夫,而是欧美国家自己会把自己整成这个样子。

我想这里很多精美精欧要说了:放你妈狗屁,他们喜欢欧美的明明是多数!

这倒是真的,不过这些精美精欧忘记了一件事情:这些精外每个人都精不同的国家,每个人都有具体的利益(即便是幻想的)。但对于已经形成了自我能够生存系统的国家而言,里面“精自己”的人只需要精一个国家及其中方方面面的利益就行了——不用太多,10个人里面有1个就可以了,这十分之一的人将吊打剩下那90%的人。

 

 

 

  下一篇的重点:难民在收留国停留了半年甚至一年以上,没有工作和生活资料,同时收留国要维持面子又不想给钱,他们是怎么处理这些难民的。

 

  题外话及思考:为什么现在各种极端主义者的学历普遍提高,而且有一些欧美人也加入了对立与自己国家的组织。

  中国的那些势力也有学历提高的迹象,但是那和平均学历提高基本持平,同时他们还有更多的外来资金的直接援助,而且一直不能真正的扎稳脚跟。

  袭击欧美的那些组织则不是,他们虽然也有资金的援助,但是并没有为主,大多数的资金还是来源于当地,而那些本来可以获得更高昂收入的人却选择回国加入极端组织参与袭击,他们不身居高位,甚至无法留名,这是为什么?

虽然我们在公开的宣传中不能说什么正面的话,只能说他们是被蛊惑了,他们做的事情也不是能成功的路径,他们的行为对我们也未必有利。

但是只有真正去那些地方目睹过列强曾经,现在,扬言未来所要干的事情,就不得不理解他们。

与列强相比,塔利班是多么的善良;与列强相比,嬴政是多么的仁厚;与列强相比,斯大林是多么的慈爱。

当我目睹了列强恶行的冰山一角的更小一角,连我这个没有怜悯的冷血者,心中的怒火都像一千个太阳那么炽热。

水库房产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59群。1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还有名额的可免费加 入的只有5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想要入群交流的库友请添加微信?689574 或扫描 右侧二维码,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