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精英女性与依附型女性在基因和社会化影响方面的答疑#Y205肛据

/ 网络 / 2019-07-25
关于精英女性与依附型女性在基因和社会化影响方面的答疑 #Y205 你也许会觉得,资本怎么会信任这么一群人呢?让他们占据管理岗位岂不是太危险了? 我这里,要跳一个大神:有这个...
 
关于精英女性与依附型女性在基因和社会化影响方面的答疑 #Y205

 
 
你也许会觉得,资本怎么会信任这么一群人呢?让他们占据管理岗位岂不是太危险了?
 
我这里,要跳一个大神:有这个疑问的人,一定没有这一群基因。而一下子就想明白的,我想你就应该是(可以做基因检测哦,不过有点贵)。
 
 
对于一下子就想明白的,我下面的解释你会觉得特别肤浅和傻逼,认为这种事情还需要解释么?
 
那么,我想请你再仔细想想,这真的是一个特别肤浅和傻逼的问题么?我知道以你们的脑子,一定很快能想明白——恭喜你,你想明白以后,就能带节奏了(甚至操纵带节奏的人带节奏,而且不用给钱,只要你能找到一个比较蠢的带节奏的人就可以了)。
 
 
好,我对想不明白的人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危险”的一个人去当领导。
1:这些人情绪更稳定,他们更倾向于表现出情绪而不是真的有情绪。而社会化人类和非社会化人的最大区别,也就是对周遭人评价或行为的非情绪化——这种情绪本身是一种适应行为,在原始社会中是很少出错的(而且可以提起对抗斗志变得兴奋,获得体能优势),但是在现代社会中则是一种社会风险。
 
一个反社会的人,如果能活到成为职员的程度,那么他已经基本通过了“通过模拟普通人行为”的生存考核。
此时,他在工作中的此类风险会缩小——他工作中的波动会更小,特别是那种比较模糊和延续性较强的人际对抗风险较小。
 
2:这些人的目标相对容易识别,而且大多数也是很通用的好处,绝大多数是金钱。对企业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是最容易的,最主要的还是容易从结果上把握组织。这一点是现代企业最喜欢的,还是可以降低管理风险。
 
即便这些人想到办法爬上去,那么对于最上层来说,这些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坏处——而且这些人爬上去往往会是持续目标,所以很少会破坏长久的根基。反倒是没有这些特点的人,他们可能会为了繁多的感性需要而以破坏更多东西为代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注:愤青远远比老贼更有害)
 
3:知识一般更加多元化。如果你发现身边有一个不具有爱看书环境的人,他莫名其妙经常会看书,他是反社会类型的人可能性会相当高(仅限于先天性反社会,反社会不一定是先天的,事实上做一般的评测表,先天反社会的人不一定能测得出来,因为我们很清楚应该怎么填,这是因为我们很明白其中的判断逻辑)。
 
一方面,这是由于有此类特性的人小时候更容易孤僻。同时,由于模拟行为的需要,所以需要更大量的知识。
 
 
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吸收知识的方法,但是大部分早期没有作死成功的人,都会选择去阅读,然后相关能力就会很快的提高——反社会类型的人不能从常规的人际交往书籍获得经验(特别是通俗的),反而更容易从更基本的书籍得到启示,例如经济或者博弈方面的内容。
 
从这一点上来说,一个信息容易获取的信息爆炸社会,非常有利于先天反社会人格——因为各种信息和知识的易得性变高,寻找和模仿规律变得更加容易。
 
这样的人一般适应变动环境的能力会更强,特别是全新环境的能力——开拓新市场的总经理或者总监,甚至很多一般人都能感觉到他有点反社会(或者一种先天的喜怒无常的深层冷血,尽管他可能总是笑嘻嘻的)
 
 
当然,这三点看上去挺简单的,而且似乎很容易反驳——那么那样的反社会的人就xxx了啊。
记住我前面说过的那句话:能扛过早期生存麻烦的(现在门槛低了,失误一般不会死,但能吸收经验),那么就已经具备了至少属于正常范畴的人际能力了,但是这种人际能力相比于一般人有更多的理性和逻辑。
 
也就是说,社会已经进行了一次筛选,能正常到企业那儿的人已经没有太大问题了。
更重要的是,由于社会生产需要的发展,社会化人格带来的正面效果很可能正在衰退(就好像精英女性以前的“内含适应性”在衰退一样),所以社会化人格带来的稳定性和早期优势没有原来那么大了。
 
(注:我还是没看懂,易掉眼泪有什么生存优势)
 
 
也许有人会问:企业也没办法识别这个人是不是具有先天的特质啊,难道给你做基因测试?
当然不用,因为企业的需求是明确的,而先天反社会的人能更好的符合和应对企业提出的要求和问题。



  • 社会生产的筛选,筛选的是生产和控制,带来的是当代的地位。
  • 自然筛选,筛选的是你的基因是否能够传播,带来的是整个群体的某些应对策略的改变。
 

  • 有的时候,这两者是互相起作用的,例如说男性的先天反社会人格者。
  • 有的时候,两者是背离的,例如精英(激进)女性的内含适应性能力衰退。
 
这里要说个题外话:说精英女性其实只是通俗而已,现在精英女性一般代表职业激进策略。但其实我们清楚,如果一个女人真能傍上大款,我们也会称呼她们为精英女性——无论她们是激进的还是保守的。
 
当然,其实做的好的依附型策略的女性,她可能也是激进的——可是如果这是主流“精英”方式,那么全社会女性的的基本盘一定是保守的(因为女性是依附于男性)。
 
换句话说,所谓的经营策略,只是路线改变了,激进的女性一定还会存在,只是在人群中的数量会变得更少(平衡点变了)。
 
 
 
什么?你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具有先天反社会倾向的人?基因测序好贵而且挺难找的(我也是运气好)。
 
最简单的测试方法(我用过,挺有效),你去看博弈论,不用看太深,一般教科书的博弈论导论就可以了,如果你能在没有别的方面类似的背景知识的情况下毫无压力的直接明白(不是做题,是直接明白,而是觉得这不是废话么,而且能够直接推断里面的绝大多数例子中的最优解,不需要太多思考绕弯)。
 
由于博弈论中很多的例子是违背普通人际直觉的,如果你立即就能明白,那么如果你不是个老油条的情况下,那么你就很可能是一个先天反社会的,因为你从小就在做这样的训练,你已经在感觉上学会了这件事。


附注:似乎学博弈论感觉轻松的人,小时候人际交往大都问题挺大。
 
 
另外,反社会男性增多以后,对精英女性也是不利的,因为反社会男性在亲密关系上会更加多变或者目标极为明确,精英女性底牌容易暴露这一点造成的影响会更大。
 
我个人倒是不认为“连环杀手”基因本身能整体性的快速扩散,因为这不是一两个基因能够完成的,但即便是不能全部遗传,部分遗传可能也会有一定效果,使得整体决策倾向会向现在所说的反社会方向靠拢(后天有更多刺激这些基因的要素,社会和基因是互相影响,也会互相促进,而且我认为这种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因为现代社会带来的繁殖率的差距不再是远古环境中温和的千分之几的差距了)。
 
 
(注:终于到问题3了。我都快忘记原来才问了三个问题)
 
第三类问题:(其实只有一个,这位是个聪明人,前两个是说给不懂但非傻逼的人听的,其实有些叫的很厉害的人,自己的内容都可以自己回答自己了……只是直觉上不能相信而已,社会化程度很高的人不太容易思考问题)


这个问题是:为啥精英女性有钱还不能生孩子——可能是个年轻人问的,对客观情况了解的不多,但他的确是看懂了,所以后面问靠代孕解决问题的话,精英女性的孩子谁来带,会不会男狐狸精市场大有可为也是非常正确的推测(这里可以判断的确是领会精髓了)。
 
 
首先我要说:代孕之后孩子谁来带,的确是男狐狸精来带,男狐狸精市场大有可为,完全正确。
 
事实上,如果代孕成熟化,精英女性数量是能够持续增长的——社会系统需要和繁殖需要达成一致的时候,增长速度是互相辅助的,会形成风潮。
 
所以我们说不定可以发现——法律上反对代孕,但执行能力比较弱的国家,其精英女性会快速上涨。而法律上反对而且执行力比较强(现在白左女权厉害的国家),整体社会生产能力会下降,以至于最后不得不放弃甚至政府本身出现震荡。
 
可以说,代孕本身,就打开了很多“小伙子,你也想少奋斗二十年吗?”大门的方式。
这会增加什么呢?这会增加具有阳刚之气男人(仅是现阶段,长期来看还是会平衡,人类社会本来就是动态平衡的)。
 
 
等等?你们是不是纳闷了:为什么女性带娃容易是依附型的,顺从的。男人咋就阳刚了呢?不对啊这。
注意,我一直都在说精英女性只是阶段性的,也就是目前的特质刚好精英女性容易是激进策略的。
所以,重要的是激进和保守策略。


 
那么请问一下,放弃自己去找个老婆生娃,而是带别人的娃娃……这是激进的还是保守的?
对,按照我们现在的竞争方式,这毫无疑问是激进策略——而选择激进策略的,更可能是具有阳刚之气的男性。
 
同时,精英女性由于具有资源和策略的双重优势,他们对于具有阳刚之气的男性也不会觉得缺乏控制力——反而能更彰显自己的地位。(注:女A10找男A8?)
 
女性在具有高度信心的时候,无论是什么基因(虽然有程度差异),都相对来说偏好比平均值更具有阳刚之气的男性,只是现在长期婚姻关系中还是要照顾社会主流观念所以还是选择稍微弱一点的(毕竟女性还是弱势),但我们从男妓的情况中可得知女人的真正口味……
 
当然,如果阳刚之气男人因为照顾别人的娃,自己没有娃娃了……阳刚之气可能会丧失。但是由于女性更多偏好的还是男性的整个人(男性更看重外貌,女性会综合一些),所以很有可能这个女人只是选择了另一个女人帮她怀孕,但是精子还是选择自己的丈夫,也就是那个“入赘”的阳刚之气老兄。
 
换句话来说,代孕本身就是一种提升竞争,以及更加公平的方法(其实对选择帮别人怀孕的人来说也是)。一般来说,提升竞争的过程中,激进策略的风险虽然提高,但整体的市场环境会更好(解放生产力了)。所以在这一过程上升的时候,大家都倾向于使用较为激进的策略。
 
此时,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会变得更加“阳刚之气”一些——不要觉得这样会让女人难看,审美本身也是随着时代需要变动的,胖瘦和是否阴柔,都是会改变的。
 

  • 比方说中国人觉得白好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以前穷人总要体力劳动,黑。
  • 而西方人喜欢古铜色皮肤,是因为只有有钱有闲才有功夫经常晒日光浴,白乎乎的反而不咋地。
 
审美也是一样,二战时期就有一般女性看起来更“阳刚”一点更好的倾向,因为女人承担了很多重要工作,所以有个靠得住的副手很重要——于是这样的外观特征成为了一种图腾。
那个时候,是真的觉得好看的,所以不要觉得大家都变得更阳刚一些,男人就觉得女人不好看,女人觉得男人太过头——因为那会儿这样真的是好看的。
 
 
当然,如果越过这一阶段,新的平衡达到的时候。照顾孩子的男性应该又会变得阴柔(市场平衡了,需要稳定),而女人也会更娘一些。
 
但是此时的平衡,很可能就不再是原来的,男人基本还是阳刚好,女人基本还是阴柔多,而是一种完全的动态平衡,男人可以阳刚也可以阴柔,女人也是同样,各自的市场都已经形成,成为了无性别刻板印象的环境。
 
由于资本和商业对于稳定特质的放大作用,这样的全社会基本面的改造,也许有可能在几百年内,甚至一百年内就初见成效。
 


如果成功了,那么这对于全社会分配的社会结构的影响,应该是远远超过人类所有社会分配和改造方式的,也是人类战胜几十万年来大自然对人类社会钳制的第一步——人类终于可以在社会中,达成一个极大的成就:加速人类生理进化和社会现代化需要的匹配。


(其实小规模我们似乎已经有点成效了,不过是在被筛选更多的女人之中……现在多吃不太容易胖的女人似乎真的多了一些,特别是欧美国家,当然这还没有基因普查数据,不过我想应该几年内就会有了,毕竟这件事情的确有点引起关注了——这本身就是因为对瘦的审美在工业革命以后迅速增强和普及的结果,在改变人类对高糖高脂肪饮食很困难的情况下……毕竟人类喜好这玩意的基因方面的东西太多了,要自然淘汰掉这样的基因很难,但是相对来说控制脂肪堆积所需要变异的基因会更少一些,在两百多年来的繁殖竞争的选择压力下,多吃一点也相对不容易胖的人增多了——特别是绿色革命后很容易吃到东西,所以改变脂肪堆积方式的筛选也变得更强了一些。)
 
 
人类本身的变化,会导致社会变化,而我们人类是通过自身来看变化大不大的……所以我们很小的变化,也可能被认为是很大的变化。
 
但实际上呢?一个种地的老农,和欧神的差距,欧神和川普的差距,肯定是要比一只哈巴狗和一只金毛相比来的小得多的——所以还是我们用有限的眼光看待短期事物时的一种经验误判而已,我们感觉这东西很大,其实也就一般般的水平罢了。

水库房产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59群。1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还有名额的可免费加 入的只有5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想要入群交流的库友请添加微信:689574 或扫描 右侧二维码,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