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征服新疆(五)纵虎归山晚清沧海事

/ 网络 / 2020-10-19
《晚清沧海事》下卷(9)第九章:征服新疆(五)纵虎归山...

《晚清沧海事》下卷(9)第九章:征服新疆(五)纵虎归山       

 作者:罗马主义          

感谢作者开放转载,相关观点及史实请读者自行甄别。特此声明。

 

乾隆看着雅尔哈善从前线送来的奏章,刚开始的时候,心情挺不错。

 

奏章上说,离库车不远的两座城市,南边的沙雅县,西边的拜城县,当地的世俗贵族们,听说清军兵临库车以后,立刻发动了起义,赶走了小和卓派来的阿訇们,已经向清军投诚。

 

看到这里,乾隆心想,额敏和卓说的没错,南疆的世俗贵族,果然有心归化朝廷,看来迅速平定南疆,应该是指日可待,不由地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可是,接着再往下面看,乾隆渐渐的皱起了眉头,奏章中,都是雅尔哈善吹嘘自己,如何的用兵如神,打得敌人落花流水,把小和卓包围到了库车城里,好像和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关系。

 

这让乾隆起了疑心,因为他知道,雅尔哈善只是一个文官,并不擅长指挥作战,所以他才派了久经沙场的名将,顺德讷和马得胜去辅佐他,可是奏章上,提都没提这两个人,就好像他们不存在一样。

 

乾隆心想,难道我运气这么好,又遇到了一个文武双全的奇才?而且乾隆还注意到了一个问题,雅尔哈善通篇都是讲,他是怎么样击败敌人各路援军的,可是独独不讲,他是怎么攻城的。

 

乾隆

 

乾隆不由的满腹狐疑,又继续往下看,剩下的全是一些阿谀奉承之词,官样文章,并没有解决乾隆心中的疑惑。

 

在奏章的结尾,雅尔哈善说,参赞大臣额敏和卓,承蒙圣恩,忠心报国,不顾年老体弱,身先士卒,带头杀敌,不幸被流弹击中,幸无大碍。

 

看到这里,乾隆不由心中一紧,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就在这时,太监来报,户部的大臣们,已经在外面等候许久,乾隆想起来了,今天是要讨论后勤问题,于是就让太监传他们进来。

 

行过礼以后,几位户部的大臣忽然发现,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乾隆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心不在焉,而且表情也很凝重,于是大家都很紧张,不由得互相对望了几眼。

 

因为大家都知道,自从收服新疆的战役开始以后,花钱如流水,打了都快三年了,还没有分出胜负,财政压力越来越大。

 

而且有一次,一个嘴贱的家伙,对直线上升的开支,忍不住发表了一番议论,说什么朝廷在边疆用兵,务必量力而行,历史上因为穷兵黩武,最终亡国之君,可不是一个两个。

 

此话一出,吓得所有的人冷汗淋漓,不过意外的是,乾隆居然没有生气,还连连点头表示赞同,说当年的隋炀帝,就是因为用兵高句丽,花费无度,最后亡国的。

 

然后他对大家说,新疆自汉唐以来,就是我中华之属地,此次天赐良机,绝不可轻易放过,务必全力以赴,争取收复故土。

 

至于开销问题,我只用国库里的历年结余,就一定要把这事办好,绝不会向百姓额外征税,大家不必担心。

 

所有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皇帝大度,这要是遇到一个心眼小的,你这番议论,很容易被联想到,是诽谤圣上,妄议国策,大逆不道。

 

可是,问题是这样一来,户部官员就难办了,万一要是把国库花空了怎么办?总不能让皇帝自己打自己的脸吧?

 

今天大家要来谈的,又是让皇帝无法开心的事,一看到乾隆脸色难看,众人也难免战战兢兢。

 

最后,还是主事的大臣,鼓足了勇气,开始向皇帝汇报,下半年,征战新疆的花销问题。

 

不过,虽然户部大臣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可是提到的支出,却全是天文数字,实在是让人高兴不起来。

 

什么需要向前线运送数百万根箭支,几十万斤火药铅丸,数百万担粮食,需要募集几十万民夫,征用数十万头牲口,出动上千官员督办等等,……

 

“混账!”突然之间,乾隆莫名其妙的一拍桌子,大喝一声,吓得汇报的大臣魂飞魄散,其他人也全都哆嗦了一下,以为这些数字触怒了乾隆,立刻齐刷刷的低下了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

 

不过,乾隆确实并不是在说他们,这样的花销,他早有心理准备,其实他一直在想雅尔哈善的奏章,为什么看着不对劲,忽然之间,他想明白了,忍不住勃然大怒。

 

沉默了片刻,乾隆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知道这些大臣们,误以为他在斥责他们。

 

乾隆有点不好意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然后和声细语的对主事的大臣说:“没事,继续说。”

 

可是主事的大臣,早就吓得哆哆嗦嗦,紧张的半天张不开口,乾隆一看,知道今天的这个会议,被他给搞砸了。

 

于是,他上前拍拍对方的肩,宽慰对方说道:“该花的钱一定要花,只要能收复新疆,全部准奏,大家都辛苦了,退下吧。”

 

众人走后,乾隆越想越不对劲,他必须马上做点什么。

 

沉吟了片刻以后,他拿起了笔,先写了一份圣旨,表彰了额敏和卓,不仅仅赏赐了他千两白银,而且还送给了他,自己的御用配饰,以示恩宠,嘱咐他务必好好休息,争取尽快康复。

 

然后,他又写信斥责雅尔哈善,没有保护好额敏和卓,再次提醒雅尔哈善,他任命鄂敏和卓为参赞大臣,并不是让他去冲锋陷阵的,重要的是让维吾尔人知道,大清对所有的人一视同仁,只要忠心耿耿的,全都有出头之日,额敏和卓就是一个政治榜样。

 

写完了这两封信以后,他忍不住在房间里,又来回踱步,把整个事情再想一边。

 

沉思良久以后,他确信,雅尔哈善有问题,打了这样大一个胜仗,不可能全是他一个人的能耐,而他又不替其他人请功,其他人一定不服,肯定会闹内讧。

 

而且,鄂敏和卓已经60多岁了,办事沉稳老练,早就不是容易冲动的毛头小伙子了,他怎么会突然负伤?这里头有名堂!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雅尔哈善不能用了,必须立刻换人,在这种事情上,他一向是非常果断的,那么,他要换谁呢?

……

 

清代新疆的第一美女,很多人以为是香妃,就是我们在电视剧《延禧攻略》里,经常看到的那个容妃,但是实际上,最美的并不是她,因为她和另外一个人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为什么我们敢这么说呢?因为当时新疆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小和卓霍集占,只看了她一眼以后,就陷入了癫狂状态,彻底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抛弃敌我关系不说,小和卓霍集占,肯定是一个非常会“装”的人,你想想,他在伊犁没干几天,当地的维吾尔人,就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回到南疆没多久,立刻就独揽大权于一身。

 

他不像大和卓波罗尼都,是靠清军和维吾尔大贵族霍集斯支持,以刺刀做后盾,夺得政权的。

 

他就凭一张嘴,全靠个人魅力,蛊惑了南疆相当多的穆斯林,变成了他的脑残粉,在他们的支持下,把其他的维吾尔贵族,包括霍集斯在内,压得气都喘不过来。

 

而且大家都知道,冒充默罕默德后裔的,又不止他一个人,在他来到南疆之前,除了大和卓波罗尼都,还有黑山派的好几个和卓,可是没人能与他争锋。

 

所以,这样一个人,肯定不会随时表现的,像一个流氓,不然普通的穆斯林,就不可能拜服在他的脚下。

 

而且,既然拥有这样大的权威,美女对他来说,肯定也不是什么稀罕之事,估计他就和王思聪一样,被当时的女人们,当成老公首选。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只看了这个女人一眼以后,就再也把持不住,居然表现的像一个花痴。

 

因此,你可以想象,这个女人,甚至都能让小和卓霍集占这种人,能不惜丧失名誉,做出禽兽不如之事,只为得到她的芳心,你说,她该有多美?!

 

那么,这个女人是谁呢?他就是库车城主,鄂对的妻子,清代新疆第一美女——热依木。

 

前面我们说过,库车城主鄂对,因为和小和卓唱反调,被赶出了库车。

 

虽然在内乱中,鄂对的一些远房亲属和手下被杀,但是没有人敢对他们的直系亲属动手,只是把他们扣留在王府,毕竟鄂对家族是这里的世代王公,众人还是有所顾忌的。

 

等到小和卓霍集占被顺德讷击败以后,逃到了库车城,住进了王府以后,偶遇了鄂对的妻子热依木。

 

只因为看了她一眼,他的七魂六魄,全被给勾走,立刻忘乎所以。

 

然后他彻底丧失了理智,不顾自己背上的箭伤,手下惊魂未定的士兵,以及正在被清军围攻的险恶处境,他居然全都视若不见,跑去向她求爱了。

 

这不是他正常的表现,尽管每天枪声如雨,炮声震天,他却赖在热依木的身边,厚颜无耻的向她献媚,企图博得她的芳心。

 

但是他却遭到了热依木的断然拒绝,不论他甜言蜜语,还是威逼恐吓,热依木的心中只有鄂对,坚决不从。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小和卓霍集占,居然陷入了忘我的境地,每天把所有的时间,都耗在了热依木身上。

 

在无数次被拒绝以后,小和卓霍集占最终恼羞成怒,撕下了自己的假面具,拿出了最卑劣的手段,威胁热依木,如果她不嫁给他,他就杀了他全家。

 

但是热依木也是一个奇女子,虽然小和卓霍集占,把鄂对全家都绑在了她面前,用刀架在脖子上,但她却依然说不。

 

我们已经不知道,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也无法猜测,当时现场究竟是怎样一种情形,我们只知道,小和卓霍集占最后兽性大发,杀死了鄂对全家,又把他年幼的三个孩子,从城墙上丢下去摔死。

 

那一刻,小和卓霍集占的面容,会是何等的狰狞,整整一天,他在鄂对的王府里,披头散发,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完全就是一个恶魔。

 

这一切更加证明,小和卓霍集占,绝对不会是伊斯兰教先知,默罕默德的后裔,他只是一个骗子,一个畜生。

 

最后,他把热依木囚禁在一个高塔里,依然不死心,每天派人去威逼……

 

兆惠在伊犁,正在指挥着手下的大军,四散到准噶尔汗国西边,上百万平方公里的草原上,追击此起彼伏的蒙古准噶尔叛军。

 

这些土地,在清代晚期,陆陆续续的被俄罗斯吞并,今天已经不属于中国。

 

就在这个时候,他收到了乾隆的圣旨,让他立刻南下,取代雅尔哈善,去指挥平定南疆的战役。

 

兆惠看到这个任命,心情挺复杂,虽然他一直就认为,要先平定南疆的叛乱,可是他发现,乾隆似乎对大小和卓非常轻视,心态有点急。

 

于是他决定,给乾隆写一封奏章,希望能慎重一些,给他几个月的时间,把散布在俄罗斯和哈萨克草原上的部队收拢起来,集体南下,却保万无一失。

 

奏章被600里加急送往了北京,那么乾隆会同意他的决定吗?

 

自从地道的事,被雅尔哈善搞砸以后,雅尔哈善的心态,变得很坏,他越来越讨厌顺德讷,鄂对这些人,总是料事如神,反衬了他的无能。

 

雅尔哈善

 

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心里完全没谱,但是他也绝对不肯开口,向任何一个人问计。

 

面对窘境,他居然玩了一个办公室政治常用的花招,给部队下了一道模棱两可的指示,让大家努力作战,奋勇杀敌,全歼敌人,报效朝廷。

 

这是官场内斗常用的方法,遇到困难的时候,不说错话,不做错事,面子功夫做足,实际啥事不做。

 

所以,至于怎么做战,他也不说,等着大家自己发挥,他心想,你们不是能耐吗?我就看你们表演,好,我就把功劳据为己有,坏,我就把责任推给他人。

 

如果是在朝廷做官,搞点人事斗争,这确实是一条妙计,可是这里是战场啊,怎么能这么做呢?

 

其他人也不傻,一下就猜出了他这点小心思,再加上被他之前的表现,早就伤透了心,没人想为他卖力,所以也懒得问。

 

于是,大家每天都装模作样,对着城墙放一阵枪,打上几炮,然后早早的就收队回营,洗洗睡了。

 

面对着众人都在磨洋工,雅尔哈善却视而不见,因为雅尔哈善心里还有一个小算盘,打仗我确实不会,可是围城有什么难的?

 

你们磨洋工就磨呗,总不成你们还敢跑了?住在城下不就是围城吗?这招我会!别以为你们都能耐得不得了!

 

于是雅尔哈善每天就和手下的幕僚,饮酒下棋,装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可是,鄂对看不下去了,因为他的家还在敌人手里,虽然他还不知道,城里发生的那些惊天动地的事,但是他确实着急。

 

因此,他隔三差五的就去找雅尔哈善,提出了一些攻城的建议,希望能早点拿下库车,但是,雅尔哈善每次都是不置可否,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了,鄂对虽然碰了几次壁,有点儿心灰意懒,可是有一天,他忽然想起来,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漏了,必须立刻向雅尔哈善汇报,让他早做准备,到底是什么事呢?

……

 

兆惠的奏章被送到了北京,乾隆一看,立刻火冒三丈,因为前面我们说过,兆惠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带兵南下,可是现在,乾隆真的要让他带兵南下了,他却要求再给他几个月的时间。

 

所以,乾隆脑袋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认为,兆惠你之前要求带兵南下,我没有同意你,难道你现在见我失策,借机耍大牌,想要我求你?

 

乾隆越想越生气,立刻给兆惠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大意是,兆惠你什么意思?对朝廷有意见?我让你立刻南下,你却拖拖拉拉的,到底是何居心?

 

你知不知道,每一天,朝廷为了平定新疆,要花多少钱?三年下来,国库都快打空了,为此我日夜殚思竭虑,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讲条件?

 

兆惠,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个胆小鬼,到底何去何从,你自己看着办!

 

信又被600里加急,送回了伊犁……

 

小和卓霍集占,从“失恋”的痛苦中,走了出来,又恢复了理智,不由得被自己面临的形势,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发现,自己居然在这个孤城里,耽搁了这么久,在他神志恍惚的这段时间,敌人竟然没有认真攻城,他项上的人头还在,运气太好了,他必须要感谢他的神。

 

做完祈祷以后,他立刻命令手下的人,收拾行囊,准备突围。

……

 

鄂对又来找雅尔哈善了,雅尔哈善正在下棋,对他爱理不理。

 

鄂对和雅尔哈善处了这么久,对他已经了解得一清二楚,知道这个人小鸡肚肠,把面子看的特重,很难打交道。

 

可是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重要了,他必须要设法说服雅尔哈善。

 

于是他耐着性子,等着雅尔哈善下完棋,可是雅尔哈善却是像故意在折磨他,走一步想半天,看样子今天都下不完这盘棋。

 

等了一个多时辰,鄂对实在忍不住了,就上前对雅尔哈善说:“大人,库车城的粮草不多,小和卓带了那么多人进城,无法长期坚守。

 

而且库车城离他的大本营又很远,没有长期坚守的必要。

 

这么长的时间他没有突围,已经很奇怪了,所以我估计,这已经接近极限了,几天之内,他肯定会逃跑,我们应该做点防备……”

 

不等他说完,雅尔哈善就打断了他,砸了砸嘴,然后向着他的幕僚,指着鄂对,挤眉弄眼的说道:“你们知道吗?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大家看,这又来了一个。”

 

周围的幕僚,忍不住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鄂对虽然不太理解,他话中的挖苦之意,但是知道,肯定不是好话,但他觉得,和眼前要说的事相比,这点儿小屈辱都无所谓了。

 

“大人,你听我说完,我们现在一定要守住两个要道,从库车逃往南疆,只有这两条路,一条从……,另一条从……,如果我们现在埋下伏兵,一定会活捉小和卓……”

 

雅尔哈善也不理鄂对,只是看着棋盘,似乎在思考下一步落子之处,也不知道他听了鄂对说的没有。

 

但是,鄂对不管这么多,详细的解释每一处的地形特点,需要派什么样的部队去把守,应该驻扎在哪里,怎样才不会被敌人察觉。

 

听见鄂对说的头头是道,雅尔哈善的心里顿时冒起了一股无名火,觉得他是有意在他面前显能耐。

于是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他,挥挥手说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可是鄂对发现雅尔哈善,一点儿也没有要采纳的意思,急忙又说道:“大人,你听我说……”

 

雅尔哈善也火了,他指着鄂对说:“你看看,我怎么没听你说话了,我这不是在听你说话吗?你们一个个,都这么有能耐,这么有本事,我怎么敢不听你们说话?”

 

然后他愤愤不平的对着周围的人说道:“到时我这个靖逆将军,现在越来越没人愿意听我说话了!”

 

众幕僚听了,急忙点头,鄙视的瞟了鄂对一眼。

 

但鄂对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对雅尔哈善说:“大人,请务必听我一次,马上派兵去守住这两个要道,千万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啊!”

 

“都听你的,好好好,都听你的,到底你是靖逆将军,还是我是靖逆将军?”雅尔哈善斥责道。

 

“大人……”鄂对,还想继续说下去,可是雅尔哈善却沉下了脸,严厉的盯着鄂对,鄂对一看无奈,只有行了一个礼,默默的转身离去……

 

两天后,一个阴天,天刚刚黑的时候,顺德讷手下,一个在城外守夜的老兵,听到城里的骆驼,发出了一阵阵的悲鸣,引起了他的注意,然后,他突然明白了是什么原因,急急忙忙的跑去向顺德讷报告。

 

顺德讷听到了老兵的报告以后,大吃一惊,急忙赶往雅尔哈善的中军大帐,雅尔哈善帐中灯火通明,正在一边喝酒,一边和幕僚下棋。

 

顺德讷这段时间,知道雅尔哈善看自己不顺眼,而且他对上次战斗中,雅尔哈善抢了自己的功劳,也一直耿耿于怀,所以他尽量回避雅尔哈善,免得生些闷气。

 

可是今天这事儿,他不能不来说,因为实在是太重要了。

 

刚一进了中军大帐,正在下棋的雅尔哈善瞟了他一眼,做了一个鬼脸:“哎呦,稀客啊,稀客,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顺德讷一看雅尔哈善这个态度,心里隐隐有点火起,不过他还是忍了下来,说道:“大人,末将有要事相报……”

 

“你们的事都重要,就是我的事不重要。”雅尔哈善讥讽了顺德讷一句,顺德讷觉得一口气憋在了胸中,血都在往头上涌,他很想转身就走。

 

但是他深呼吸了几口,努力的稳住自己的情绪:“小和卓今夜要突围,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雅尔哈善一直没有正眼看顺德讷,他的手上,正夹着一颗棋子,听到了顺德讷的这句话,他直起了身来,阴阳怪气的对着周围的幕僚,指着顺德讷说:

 

“前两天才来了一个臭皮匠,今天又来了一个孙悟空,你是钻进小和卓的肚子里去了吗?你怎么知道他今晚要跑?”

 

顺德讷气得脸红筋涨,不由的声音也提高了八度,说道:“我手下的一个索伦老兵,听到了骆驼叫,只有装满了行李的骆驼才那么叫,所以他今天晚上要跑。”

 

雅尔哈善装作一副惊奇的样子,盯着顺德讷看了半天,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以后,说道:“有能耐,真是能耐,连畜牲说的话都听得懂,不简单,真是不简单。”

 

顺德讷终于忍不住了,用手指着雅尔哈善说:“我就是听得懂畜生叫,怎么样!那个正在叫的畜生装满了行李,马上就要跑了,你到底管不管!”

 

雅尔哈善听罢大怒,呵斥道:“放肆,以下犯上,信不信我马上军法从事!”

 

顺德讷愣了一下,然后怒视了雅尔哈善一眼,重重地一跺脚,礼也不行,转身就走……

 

兆惠收到了乾隆的来信,看得汗流浃背,他知道乾隆误解了他的意思,他马上动笔写了一封信,去向乾隆解释。

 

可是连着写了几封,最后都只能把它们烧了,他发现这事没法解释,会越描越黑。

 

黑夜漫漫,兆惠辗转反侧,实在是无法入眠。

 

天明的时候,兆惠最终决定,不和乾隆争辩,他先写了封信,向乾隆认错,然后又给副将富德写了一封信,接着就立刻出发。

 

伊犁城里,这时只有不到两千清军留守,兆惠当天一早,就挑选了800名骑兵,然后匆匆动身,赶往了库车……

 

小和卓看着天空,阴云密布,望望城外,伸手不见五指,这种天气,在新疆,一年都见不到几次,小和卓觉得,这一定是他的神又在保佑他。

 

然后,他望了望准备突围的队伍,目光不由地,又落在了一个身姿婀娜,骑在马上的女人——热依木身上,他想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坚决不跟他。

 

但是他还没有死心,这次他要带着她一起走。

 

小和卓回过头来,又看了看那些被他留下来的那些人,发现他们眼中有点惊恐。

 

这些人的任务,是要看住当地的贵族,确保他们,在小和卓他们逃跑的时候,不要趁机出城投降,或者闹出动静,惊动了清军。

 

当然,这些留下来的手下,肯定不会有好下场,所以,小和卓决定给他们一点甜头尝尝。

 

他对着这些人说:“你们都是勇士,伊斯兰的勇士,为了圣战而死的人,都会进入天堂,我向你们保证。”

 

这些人听了他说的话以后,似乎就不再惊恐,脸上居然露出了幸福的表情,然后小和卓带领他们一起祈祷。

 

安抚完了这些人以后,小和卓转身下城,嘴角上带着一丝得意的表情,他翻身上马,来到了热依木身边,试图说点什么,但是热依木看都不看他,愤怒的眼神盯向远方。

 

城门在吱吱哇哇的转动声中,被打开了,一队队的马和骆驼,鱼贯而出,趁着夜色,奔向了阿克苏……

 

顺德讷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营中,摔桌子踢板凳,发泄了一阵子以后,然后叫人拿酒来,一个人闷头开喝,很快就醉了。

 

半夜的时候,他被值夜的军官摇醒,迷迷糊糊中,他听到守夜的士兵汇报说:“大人,库车城那边有动静。”

 

“废话,当然有动静,他们今晚要逃跑。”顺德讷瞪圆了双眼,愤愤不平的吼道。

 

“那我们是不是立刻通知靖逆将军大人,发炮叫醒全军,整队去追击他们?”一位值夜的军官问道。

 

“通知他,你想被人当畜生啊?关我们个屁事,全体睡觉!”顺德讷满嘴酒气,怒冲冲的说道,然后转过头去,继续呼呼大睡。

 

值夜的军官和士兵,惊讶的面面相觑……

 

几天前,鄂对前来探视额敏和卓的伤势,忍不住向他抱怨,雅尔哈善不采纳他的建议,很可能会纵虎归山。

 

可是两个人都知道,雅尔哈善是一个什么人,除了发一阵子牢骚,互相唉声叹气,谁也没有解决办法。

 

鄂对走后,额敏和卓左思右想,觉得小和卓的逃跑是不可避免的了,于是他就想,有没有亡羊补牢之计。

 

苦思冥想之后,他忽然计上心头,然后他就把随从喊来,让他立刻去找一个人,见面以后,劝说他如此去做……

 

小和卓霍集占,本来以为,出城以后,会恶战一场,他甚至都专门组织了一群极端分子,执行自杀任务,命令他们,遇到清军阻拦的时候,务必战死,不准后撤,掩护他自己逃脱。

 

可是没有想到,出城以后,却异常顺利,完全没有遇到清军的拦阻,让他一方面喜出望外,另一方面又忧心重重,担心清军会不会故意放他走,然后在险要地形上伏击他。

 

当他战战兢兢的,通过了几个最危险的地段以后,他终于松了口气,这让他觉得,这次战败,只不过是他没有战斗经验而已,清军实际上,也不过是一群无谋之辈,完全不足为虑,他还有机会。

 

这次轻松的逃跑,不仅仅让小和卓恢复了信心,而且也让他借此机会,重新获得了教众们的信赖。

 

在逃离了险境之后,他把所有惊魂未定的人,全都聚集了起来,向他们发表演说,指出为什么这次会失败,是因为他们的神在考验他们,看看他们的心够不够虔诚,能不能真心的,跟着他小和卓一起干。

 

然后,他指着下面的人说:“你们今天所有跟着我的人,事实证明,你们都是虔诚的,都经受住了考验,所以我们的神,才给了你们奇迹!

 

他施展了神力,把中原来的那些魔鬼,全部死死地压住,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离去,却无法追赶。

 

这就是我们的神,给你们的启示,你们一定要按照神给你们的启示,忠诚的跟着我,去参加这场圣战,绝不动摇,你们就一定会得到神的庇护,天堂就会为你们打开大门。

 

我们今天能顺利的来到这里,这是神给我们的荣耀,我们不能独享这份荣耀,我们要把神给我们的启示,告诉所有信教的人,让他们加入到我们的队伍里来,一起分享神的恩宠,把圣战进行到底,这就是我们的使命!”

 

在小和卓巧舌如簧的蛊惑下,他的部下激动的泪流满面,不停的向他跪拜,对他更加死心塌地。

 

通过神话这次奇迹般的出逃,并且派神职人员到处吹嘘,让听到的穆斯林教徒,都以为他真的有神的保佑,纷纷参加了他的队伍,结果,他不仅仅没有变弱,反而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了!

……

 

小和卓虽然一路的南逃,但是他的部队,也在一路的壮大,不过唯一让他遗憾的是,参加他部队的,都是没有文化的普通穆斯林,可是维吾尔的贵族们,却始终和他保持距离。

 

因为在当时的南疆,只有那些贵族和他们的仆从们,才拥有军事指挥技能,而他手下的神职人员和普通穆斯林,虽然热情高涨,但是却不擅长排兵打仗。

 

这次和清军野战,虽然双方势均力敌,但是他却被顺德讷,轻松击败,让他更深刻的感受到了这一点。

 

这几天,他一直在想,用个什么办法,把维吾尔贵族也拉过来,弥补他的短板,这样他才有足够的力量,来对付清军。

 

就在这个时候,他收到了维吾尔大贵族霍集斯,派使者送来的一封来信,表示如果小和卓同意,把大部分的世俗权力,交给霍集斯家族,他愿意鼎力相助,一起对抗清军。

 

这封信对于小和卓来说,有点雪中送炭的感觉,但是霍吉斯开出的价码,也实在不低,这又让他有点犹豫。

 

就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霍集斯的使者,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于是就说道:“我家老爷说了,大家都是信教的人,谁多点,谁少点,一切都好商量。

 

现在圣裔深得人心,而我家老爷也久经沙场,根基深厚,这是强强联合,时机再好不过。

 

所以,最好双方先见个面,确定彼此的诚意,对经发誓,结成同盟,先把异教徒打跑再说,其他的,都可以慢慢谈。

 

因此,我家老爷,请你去乌什做客,希望圣裔务必能够赏光。”

 

小和卓一听,觉得也有道理,毕竟大敌当前,多一个朋友,多一条出路,至于分赃问题,实在不行,先答应下来再说,只要霍集斯愿意给他当枪使,等打跑了清军,他再翻脸也不迟,谁又规定了他小和卓,必须遵守诺言的?!

 

拿定了主意,他立刻欣然允诺,让使者先回去报信,他率领部队随后就到。

……

 

不久之前,额敏和卓的使者,找到了霍集斯,告诉他,小和卓霍集占已经被困在了库车城,命在旦夕,让他千万不要错判形势,站错了队。

 

同时,额敏和卓提醒霍集斯,如过万一小和卓霍集占,侥幸逃跑了的话,建议霍集斯重施故技,就像诱捕准噶尔汗达瓦齐那样,趁机也把小和卓抓了,那可是大功一件,清廷一定会重赏他的。

 

而且额敏和卓告诫霍集斯,如果小和卓赢了,他可是在本地为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息,一定会夺霍集斯的权,他不会好过。

 

而清廷远在万里之外,治理南疆,必然要依靠当地权贵,而霍集斯是当地豪门,肯定会被委以重任。

 

况且,就像他额敏和卓这样,一个芝麻大的部落首领,现在都能当了参赞大臣;从库车落荒而逃的鄂对,也都被赏了一个从二品;稍微有点实力的哈密头人玉素普,则早就被封王了。

 

所以,凭你霍集斯的实力,会得到什么样的好处,以你的睿智,应该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当着额敏和卓使者的面,霍集斯发誓赌咒,一定要报效朝廷,时机一成熟,他就会立刻举事。

 

但是使者走了以后,他却按兵不动,因为这事对他来说,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虽然额敏和卓讲的,件件都在理,可是有一个问题,霍集斯拿不准,清廷到底有多大的决心,来收复新疆?

 

因为霍集斯毕竟是个贵族,有知识有文化,他知道,中原王朝在此之前,虽然多次都曾占领过新疆,可是从来都不曾长久,短则几年,长则几十年,万一到时候清朝也是这样,虎头蛇尾,那他可就惹大麻烦了……

 

现在霍集斯给小和卓写信,他到底是站在哪边呢?究竟是要诱捕小和卓,还是要和他结成同盟呢?


水库房产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59群。1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还有名额的可免费加 入的只有5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想要入群交流的库友请添加微信:689574 或扫描 右侧二维码,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