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人真的会欢迎大清出兵收复新疆吗?晚清沧海事

/ 网络 / 2020-10-16
晚清沧海事...
晚清沧海事  下卷(15)

第十五章(1)  光复新疆(一)



1874年夏末,当张曜率领着4000多名清军到达哈密的时候,当地的所有兵民,无论男女老少,全都哭成了泪人。


10年了! 整整10年了! 王师终于回来了! 漫长的几乎让人就要绝望的悲惨岁月,终于看到了尽头。


新疆的各族民众,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所有的人都紧紧的拉着张曜和他部下的手,内心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是嚎啕大哭。


而张曜和他的部下们,也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曾经繁华的入疆第一商贸名城哈密,现在早已变成了一片废墟,曾经摩肩接踵的集市,现在只剩下遍地的白骨,曾经有数万人居住的城市,现在只剩下了二千来人,他们全都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个个如惊弓之鸟,在残垣断瓦之中,苟延残喘!


张曜

这已经不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的世界了,第一批入疆的清军,全都默默的流下了眼泪,他们来的太晚了。


但是大家还没有从激动的情绪中平复下来,入疆的第一批清军马上就发现,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在等着他们,那就是缺粮。


长达10年的战乱,已经严重的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生活,农业和畜牧业早已濒临崩溃,而白彦虎入疆以后,又在哈密一带大肆的烧杀劫掠,把所有残存的牲畜和粮食,又几乎劫掠一空,导致这里已经陷入了严重的饥荒,如果不是张曜他们到来的话,恐怕这里也会变成无人区了。


可是张曜他们也没有带来多少粮食,因为后勤上的一系列问题,导致他们也补给困难,这件事甚至导致了一场政治风波,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就在肃州战役即将结束的时候,白彦虎窜入了新疆,击溃了哈密的清军,掳走了哈密王王妃,然后又连战连捷,导致北疆的局势陷入了危急之中。


因此驻守巴里坤的乌鲁木齐都统景廉,向朝廷发出了十万火急的求救文书,请求朝廷让左宗棠紧急出兵增援。


考虑到哈密和巴里坤是收复新疆的桥头堡,意义重大,所以左宗棠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立刻就命令,当时作为后备队的张曜提前入疆,等到收复肃州以后,金顺也率军随后跟进,务必要先保住哈密和巴里坤这两个根据地。


为了确保这次行动的成功,左宗棠还特意嘱咐自己的老搭档,户部侍郎袁保恒,让他做好后勤工作。


可是让左宗棠没有想到的是,还未出师,就有人暗中在拆他的台,而且这个人,居然竟是他曾经最亲密最信任的战友,袁保恒! 这是为什么呢?


由于当时肃州战役还没有结束,所以左宗棠无暇亲自过问张曜入疆之事,可是等到肃州战役结束后,他回过头来检查这个工作的时候,才发现后勤工作被袁保恒给完全搞砸了。


袁宝恒和左宗棠的关系一直不错,事实上,他在帮助左宗棠平定关内的战斗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左宗棠对他非常信任。


可是这一次,他没有和左宗棠商量,就自作主张,把粮台设在了肃州附近,然后又购置了大量的马车,准备从这里向新疆运粮。


左宗棠一看到他这个部署,立刻就急了,从嘉峪关到哈密,700多公里的路程,途中要穿越大沙漠,中间又无处补给,你从这里往那儿运粮,要走一个多月,人畜来回要吃多少? 能有几颗粮食运得上去?


其次,就算是你想从这里往新疆运粮食,那也得买骆驼呀,马车怎么能翻越沙漠,这不是胡扯蛋吗?


而且这些都是最蠢的办法,在左宗棠看来,袁宝恒至少应该明白,粮站要设在蒙古,从那里向新疆运粮,肯定比内地要便宜一些,快捷一些。 况且这都不是最节省的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就地采购粮食。


按说袁宝恒帮左宗棠搞了这么多年的后勤工作,并不是一个水平很低的人,事实上,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这么明显的问题,他怎么会看不到呢?


可是这一次,他却不知道哪一根筋不对了,对于左宗棠的劝说,坚决不听,他说古人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汉武帝,乾隆,不都是从内地运粮到前线的吗?


可是左宗棠马上提醒他,司马迁在史记里写过,送30担军粮,只有一担能到达前线,要这样干,汉武帝和乾隆确实可以,因为他们那个时候是盛世呀,仓库里的钱粮多的都用不完。 可是现在是什么时候? 现在是国乏民穷的乱世,怎么能这么做呢?


可是袁宝恒就是不听,非要坚持自己的安排,气的左宗棠只有上书参他,可是袁保恒就是不改,也上书为自己辩护,让两人之间的关系,一下子变得非常紧张。


虽然事实很快就证明了,左宗棠是正确的,因为马车根本就无法通过沙漠,所以虽然数量庞大,可是一点用处都派不上。


后来为了应急,袁保恒又临时搜集了一些骆驼,可是一头骆驼根本就驮不了多少粮食,而且走的还慢,要想供应一只上万人的军队,至少要十几万头骆驼来回不停的运输,这根本就是办不到的事情,袁保恒临时搜集的那点骆驼,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按说袁宝恒一直和左宗棠合作的不错,可是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面,他明知自己错了,也非要和左宗棠作对,而且还要逼着左宗棠,把这件事闹到了朝廷上,搞得朝野上下轰动,他这是出于什么动机呢?


这中间还真有隐情,因为他受到了一个人的指使,这个人希望让朝廷上下都知道,收复新疆有多难,他决心要阻止左宗棠出兵塞外,让朝廷下定决心放弃新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他又是谁呢?


这个人就是李鸿章,他这么做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难道是因为嫉妒左宗棠,害怕他立下了不世的功勋,风头盖过了自己吗?


还真不是,他这么做完全是处于公心,因为在他看来,大清要想再次崛起,就必须集中全部精力建设海军,大搞洋务运动,置办现代企业,修建铁路,兴办现代学校,只有这样,大清才能实现中兴。


可是这一切的前提是什么呢? 那就是必须要有钱,而且要有很多的钱,才能实现这个目的,可是如果朝廷决定收复新疆,那就意味着要支出大量的金钱,挤占用于海军和洋务运动的钱,让自己设想的这一切,都成为泡影,所以他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左宗棠出兵新疆。


那么新疆该怎么办呢? 在李鸿章看来,可以先搁置起来,只要能够像当时的朝鲜和越南那样,表面上臣服大清就可以了,至于什么时候再收复新疆,要等到以后国家强大了再说。


这就有点像,我们今天对待台湾的思路一样,只要你同意92共识,只要你不公开宣布独立,我们就可以暂时维持现状,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事实上,这个想法最早是曾国藩提出来的,他在这个问题上的思路,后来被李鸿章继承了下来,至于这个想法是对是错,那还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我们会在以后来慢慢分析。


我们现在只是让大家知道,李鸿章是铁了心的,要给左宗棠使绊子,他让袁宝恒表演的这出戏,就是先给朝廷上下打个预防针,让他们知道,收复新疆这事会有多难,会花多少钱,让大家现实一点,不要好大喜功。


而对于左宗棠来说,收复新疆,维护祖国的统一,那可是他一生的夙愿,而且这还是当年林则徐亲自托付给他的重任,他绝不能辜负了这位先贤的嘱托,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鸦片战争失败以后,林则徐成了战败的替罪羊,他被流放到了新疆,在这里,他并没有自暴自弃,反而对新疆问题产生了兴趣。


他发现了清政府在新疆的治理方式中,存在很多的问题,他认定新疆迟早会有一场大劫,于是就特意绘制了新疆的地图,把其中的要害之处一一标明,准备在将来一旦发生万一的时候,交给有用之人。


后来林则徐再次被启用,结束了流放,从新疆回到了内地,有一次在他坐船路过湖南的时候,和左宗棠偶遇,当时林则徐已经64岁,早已是功成名就的封疆大吏,而左宗棠不过是一个37岁的乡间举人,还没有踏上仕途。


可是就在他和左宗棠随便聊了几句以后,立刻就发现,此人乃是不世奇才,随即邀左宗棠上了自己的官船,和他促膝长谈,越谈越兴奋,最后竟把自己画好的新疆地图,交给了当时还是布衣的左宗棠,嘱咐他将来,一定要维护祖国的统一。


我们要知道,古代可没有什么复印机,也没有什么照相术,画一幅地图,那可是要费老鼻子劲的,所以林则徐的这幅地图,一定耗费了他大量的精力,肯定是一个孤本,而他居然就把它送给了第一次见面的左宗棠,这需要何等的信赖?


我们不能不佩服,林则徐的眼力,我们也不能不信服,冥冥中确有天意,因为就在30年以后,真的就是林则徐当年委托的这个人,挑起了收复新疆的重担,用上了林则徐当年画的那幅地图,这件事的概率,要多低有多低,但它居然真的就发生了!


不过话虽如此,可是左宗棠还没有出门,就被袁保恒给故意黑了一下,而且接下来,张曜给他带回来的消息,又给了他当头一棒。


张曜告诉他,北疆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所有的人都挣扎在死亡线上,别说在当地买粮了,当地人现在还指望着我们去救济他们呢,现在该怎么办?


这个消息对于左宗棠来说,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金顺也率军出塞了,正在赶往哈密,准备随后前往巴里坤,徐占彪率领的川军也在路上,这三支军队加起来有1万多人,吃饭问题该怎么解决?


虽然这三支军队的战斗力是强悍的,根据俄国旅行家皮亚赛斯基博士的记述,张曜军虽然只有4000多人,却有一门克虏伯后膛炮,十门能发射开花弹的劈山炮,十挺七管加特林机枪(有些资料记载是马克沁机枪,应该是错误的,因为这种机枪,当时还没有被发明。


金顺军和徐占彪军也差不多是类似的装备,可是根据张曜传回来的消息,前往乌鲁木齐的路上,有大片大片的无人区,根本就没有粮食可以搜集,因此没法向前推进,甚至不解决粮食供应,连据守哈密都成问题,这该如何是好?


而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坏消息也传来了,左宗棠原来设想的,从内外蒙古采购粮食,运往新疆的办法也行不通,因为那里的成本也不低,一担粮食从蒙古运到巴里坤,最少也要花十七八两银子,简直就是天价。


这是后来金顺到达巴里坤以后,向朝廷汇报的价格,而且即便是肯出这个价钱,也买不到多少,因为毕竟在草原上种粮食的,本来也没几个人,想采购到供应上万人大军的粮食,那绝对也是做梦。


看来这个从古到今,一直困扰着中原王朝向西域用兵的关键梦魇,又再次笼罩在了左宗棠的头上,他该怎么解决呢?


除了这个问题,其实左宗棠还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也就是收复新疆该不该他管的问题。 虽然这看起来不像是一个问题,而且所有的人都已经默认,他就是收复新疆的唯一人选,可是毕竟还没有公开任命。


因为左宗棠现在的正式头衔是陕甘总督,可是新疆按理来说,是应该由伊犁将军,乌鲁木齐都统来负责的,也就是荣全和景廉的事情,所以这个名分问题,也是一个让他困扰的事情,他也必须解决。

既然说到了伊犁将军荣全,我们还要把他前面的故事继续讲下去,荣全收到朝廷的命令,让他前去接收伊犁以后,立刻就动身从乌里雅苏台前往科布多,这两个地方现在都已经不属于中国了,全都在蒙古国境内。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吐槽两句,关于蒙古独立这件事,国共两党一向是互相指责,实际上,这些说法通常都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当大清灭亡以后,蒙古人必然会走向独立,因为蒙古人之所以效忠于中原政府,是因为他们效忠于清朝皇帝。


有人会问,这两个说法不是一回事吗? 其实还真不是一回事,因为双方最初建立紧密的关系,是由于蒙古王公和大清皇室之间的联姻关系,比如康熙的奶奶孝庄皇太后,她就是一个蒙古人。


事实上从努尔哈赤开始,双方就变成一家人了,所以几乎每一个清朝皇帝的身上,都流着蒙古人的血,而每一个蒙古王公的身上,也流着满族人的血,因此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先私后公,他们的逻辑是因为双方是亲戚,所以他们才效忠于皇帝本人,所以才效忠于大清政府。


因此当辛亥革命爆发,清朝皇帝退位以后,外蒙古的王公们,就已经不再有义务,效忠新诞生的共和国了,不过大清官僚出身的袁世凯,却非常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优待了退位的清朝皇帝,让他依然住在紫禁城内,因此也就暂时羁绊住了蒙古王公。


可是这个举动,却遭到了当时“进步”社会舆论的的一致批判,大家都觉得这是革命不彻底的表现,至于清帝是维系蒙古和中原关系的核心纽带,是维护祖国统一的关键砝码,却没人在乎这件事。


因为当时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人,甚至都不承认自己和满族人蒙古人是同一个民族,他们认为满族人就是胡虏,他们的目标就是要驱逐他们,建立一个纯粹的汉人社会,他们想要建立的国家,只有长城以南的汉族地区,他们的目光,在当时是很狭隘的。


所以今天中国之所以没有小到,只有孙中山最初设想的那么芝麻大的一块地方,我们还得感谢袁世凯,毕竟在大清多年的宦海生涯,让他的视野,远远超过了当时的革命党人,他明白大清治下的满蒙汉藏回,都是属于中华民族的,所以他才确定下了五族共和这个口号,因此才有了今天这个中国疆域的基础。


但是当时的革命党人并没有这样的远见,所以冯玉祥还是把溥仪从紫禁城里,赶了出来,这在当时好评如潮,可是这也导致蒙古和内地的最后一点心理联系,也被切断了。


再加上苏联为了对抗日本,把蒙古作为缓冲国,在暗中支持和操纵蒙古独立,在这两个因素的作用下,外蒙古再次脱离了中华民族的怀抱,国共两党都没有能力阻止这件事的发生,这是历史的必然,怪谁也没有用。


好了,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荣全刚走到半路上,就遇到了哈萨克穆斯林匪帮的袭击,100多人的队伍,就有50多人阵亡,道路如此的艰险,别说去伊犁了,连塔尔巴哈台都去不了。


这要是放在一般人,早就打道回府了,可是荣全并没有放弃,经过拼死奋战,他摆脱了哈萨克穆斯林匪帮的攻击以后,立刻派人向根嘎扎勒僧喇嘛,也就是白活佛,还有徐学功求援,请两人派出队伍,帮他打通前往塔尔巴哈台的道路。


两人收到了荣全的求救信以后,非常仗义,立刻派出了部队,前来支援荣全,在历经了千难万险以后,荣全终于到达了塔尔巴哈台。


考虑到光是到塔尔巴哈台都这么难,如果再直接赶往伊犁的话,那就更困难了,于是他就在到达塔尔巴哈台之前,先派了一个叫多仁泰的清军将领,前去和俄国人接头。


1872年1月20日,在土尔扈特蒙古人的帮助下,荣全终于到达了塔尔巴哈台,清朝政府在叛乱发生了7年之后,再次光复了这里,不过这座昔日的边贸重镇,现在已经变成了无人区。


但是荣全还是决定举行一个仪式,他带领众人,首先祭奠了这场战争中的所有受害者,然后正式宣布,清朝政府又恢复了塔尔巴哈台的控制权,接着又在已经变成了废墟的残城边上,临时搭建了几个小窝棚,开始了行政工作。


很快,多仁泰就带回来了伊犁的消息,俄国人同意和荣全会谈,但是他们还在搞一些小动作,逼迫残存的大清官员和属民加入俄国国籍,而这些人中,很多人在当年,曾经投降或者加入过穆斯林叛军,由于害怕将来被朝廷追责,所以现在都举棋不定。


听到这个消息后,荣全觉得事态严重,他认为俄国人看来有吞并伊犁的想法,如果这里残存的维吾尔人,土尔扈特人,锡伯索伦族人,都加入俄国国籍,那将来的谈判将非常困难。


于是荣全立刻就给朝廷上书,要求马上赦免这些人,避免他们加入俄国国籍,同时考虑到这些人的生活,已经陷入了极端困苦的境地,荣全建议,朝廷应该立刻给他们提供援助,让他们感恩朝廷,为将来收回伊犁,打下民意基础。


荣全的建议得到了朝廷的批准,于是他马上派人携带银两前往伊犁,告知残存的各族人民,朝廷已经大赦了他们,同时购买粮食救济这些人,让他们不要加入俄国国籍。


荣全的这些措施,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伊犁一代残存的各族民众,对这个结果喜出望外,同时对朝廷的雪中送炭,也是感恩戴德,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没有加入俄国国籍,这为后来的谈判,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荣全在这件事上,是立了大功的。


接下来,荣全和俄国代表科尔帕科夫斯基,在俄国境内进行了第一次谈判,俄国人表示愿意归还伊犁,但是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大清政府必须派大军前来接收。


出人意料的是,除了这个条件,俄国人既没有提重新划定边界,也没有提要求赔偿军费,只是不停的催促大清政府,尽快派兵来接收,而且越快越好。


这个消息被传回了北京,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俄国人故意找的借口,他们明知大清现在无力进军新疆,所以想以此为借口,赖着不走,逐步的把伊犁蚕食为己有,明显是包藏着祸心。


可是有一个人却觉得,俄国人可能是真的希望大清出兵新疆,帮助他们击败阿古柏,所以俄国人的力量,也许是可以借用的,那么有这个想法的人是谁呢? 他就是左宗棠,他总是和别人不一样,那么他的这个判断是正确的吗?


事实上,左宗棠可能是当时的所有人中间,唯一一个正确的判断了俄国人动机的人,就像所有的国家一样,俄国人的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确实有些人想吞并伊犁,可是更多的人认为,这会是一个愚蠢的举动,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想呢?


因为对于俄国人来说,他们最终的目的地,是南边的大海,阻碍他们实现这个目的的最大敌人,是英国人,这是事关两个国家对全球霸权的争夺,关系到双方国运的问题,所以对俄国人来说,也要搞好合纵连横。


那么谁是俄国必须打击的对象呢? 显然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和中亚三国,因为只有从这个方向上,俄国人才能最快的靠近大海。


而英国人显然不能让俄国人达成自己的目的,所以他们倾尽全力,阻止俄国人进攻这些国家,甚至不惜亲自动手,和俄国人打了一场血腥的克里米亚战争,就是防止土耳其落入俄国人的手中。


那么俄国人作为反击,就要夺取中亚三国,威胁英国人的殖民地印度,以此获得战略上的主动权,所以俄国人的战略方向是向南挺进。


而至于中国,你说俄国人想不想夺取中国的土地? 他们当然想了,可是有一个问题,向东离大海实在太远,俄国人不可能通过进攻中国,获得南方的出海口,因为那样除非把中国灭国才能做得到,这显然是痴心妄想。


所以在圣彼得堡的俄国战略家们认为,不应该过分的激怒中国,因为这样有可能被英国利用,让中国成为英国对抗俄国的棋子,而大清虽然已经很虚弱了,可是毕竟还是体量庞大,俄国就是维持在南方的攻势,现在已经很吃力了,如果再在东方开辟一条新战线,那属于自寻死路。


俄国人不仅仅不想激怒中国,甚至在1872年,为了能集中精力对付土耳其和伊朗,尽快的征服中亚三国,圣彼得堡甚至都容忍了阿古柏的存在,就是出于这种考虑。


可是国际形势风云变幻,1873年,英国人支持土耳其和阿古柏结盟,让阿古柏变成了土耳其的属国,这一下子就激怒了俄国人,这相当于是让土耳其一下子在俄国人的东面埋下了一把刀子,这俄国人是不能容忍的。


虽然英俄两国,为了避免直接爆发冲突,刚刚在1873年签了一份协议,规定阿富汗是英国人的利益范围,俄国人不能入侵,同时根据两国之间必须存在缓冲国的原则,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事实上,阿古柏也在英国人的保护范围之内,因为在他之后就是印度,只是由于阿古柏并不是一个合法政权,而且还是在中国境内,所以不方便写在条约之中,但这是双方都默认了的事实,就像条约中也没有明文规定,俄国可以吞并中亚三国一样,但英国人事实上已经让步了。


可是阿古柏和土耳其结盟的做法,让俄国人认为英国人破坏了协议,所以突厥斯坦总督考夫曼,立刻组织了一支2万人的大军,准备进攻阿古柏。


虽然俄国国内的强硬派,对于阿古柏义愤填膺,可是真的要让沙皇同意出兵,沙皇还真下不了这个决心,因为这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会同时得罪了中国和英国,特别是后者,当时的世界老大,那可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情,搞不好又会爆发第2次克里米亚战争。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俄国人就想,能不能鼓动清朝政府尽快出兵,借他们的手干掉阿古柏,这样既化解了俄国人面临的威胁,又让英国人连屁都放不出来一个,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妙计?


所以俄国人要求大清派兵来接收伊犁,就是想向大清政府传递这个意思,不过这个消息,却被清政府的大部分官员给误读了。


1873年,当左宗棠平定了关内的穆斯林叛乱以后,俄国人的这个想法更加强烈,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在北京的间谍机构,也就是住北京的教会,得知大清对新疆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意见,于是他们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让清政府尽快出兵。


可是对于英国人来说,他们是非常不希望大清政府出兵新疆的,这不利于他们遏制俄国人的战略,所以他们必须阻止大清收复新疆。


于是收复新疆的战役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变成了一场国际竞争,俄国人开始不断的派出“旅行家”,到甘肃去打听他们心目中的主战派,左宗棠的动向,而英国人也没闲着,他们的公使不断去拜访李鸿章,希望他能出面阻止这场战争。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外国势力第一次全面的介入清朝的内政问题,当然,他们的手法都是巧妙的,英国人给李鸿章讲的,是发展经济的重要性,发展海防的必要性,强调大清没有能力同时兼顾塞防和海防,而俄国人则是向左宗棠通报阿古柏的消息,告诉他对方的种种弱点,暗示他一定能马到成功,从此以后,中国的内政问题,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单纯了,那么究竟谁会占了上风呢?


就在金顺军到达新疆后不久,左宗棠经过深思熟虑以后,给朝廷上了一份奏章,提出了收复新疆和解决粮食问题的办法,而与此同时,东南沿海突然出了一件大事,终于让李鸿章下定了决心,正式向朝廷上了一份奏章,公开建议放弃新疆,一场事关大清国运的大辩论,就此爆发了,最后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
水库房产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59群。1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还有名额的可免费加 入的只有5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想要入群交流的库友请添加微信:689574 或扫描 右侧二维码,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