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市场在智利失败了吗?#W24库友测试

/ 网络 / 2019-11-06
自由市场在智利失败了吗? #W24 1 ...

自由市场在智利失败了吗? #W24


1

 

地铁票涨价三毛钱,智利燃起熊熊的抗议之火。拉美的街头运动一贯大阵仗,抗议者一上来就把地铁站点了,顺带还洗劫商店。警方毫不客气地予以痛击。10月初的冲突以来,已造成数十人死亡。

 

一位香港示威的同情者沾沾自喜。他认为,这场世界性抗议风潮的策源地是香港,他们可以给各国抗议者当教师爷。一位智利人唾骂:我们和香港暴徒可不一样。美国人给你们撑腰,而我们反对美国人。我们反对美国的新自由主义!他们当年杀了我们的阿连德总统!

 

 

无论他们各喊什么口号,怎样互相嫌弃,都是左翼暴徒的范畴。街头暴力都有自我合理化、自我浪漫化的倾向,他们打砸抢烧的犯罪本质却不会改变。

 

2、

 

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名字:阿连德。他是谁?


一位医生,智利政坛常青树。同时代的左翼政党都在武装斗争时,阿连德以穷人的代言人自居,参加地方选举,一路选到国会议员。三次总统大选,阿连德接连败北,到1970年才以微弱优势当选。

 

阿连德被认为是“人民的总统”,执政不到三年,就在军方发动的政变中被推翻。阿连德之死充满悲壮色彩。他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讲:“我决不辞职。我将用一切方式进行抗争,哪怕以生命为代价…我相信自己不会白白牺牲…”回到办公室,身佩总统绶带,端坐在办公椅,用自动步枪自杀身亡。


战斗到最后一刻的阿连德总统

 

聂鲁达是智利历史上首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著名诗人。他在病榻上为总统作挽歌,一星期之后也死了——有人说他死于疾病,有人说他死于自杀,更有人说死于军政府毒害。诗人聂鲁达是阿连德的知己好友。

 

像阿连德这样身世传奇,结局悲壮的总统,全世界应该独此一份。今天的智利政府,则继承了政变者主要政策。为阿连德招魂,算是对当今政府最好的抗议。

 

 

但真实的阿连德是什么样?如果回到阿连德时代,智利将遇到什么?无需假想,历史早有演出。阿连德领导的政党“人民团结阵线”是拉美最激进的左翼政党——其上台形式温和,政策却非常暴烈。

 

阿连德上台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实行经济和社会改造。仅1971年就有上百万公顷土地被没收——有大型农场,也包括小地主和自耕农。在政府鼓励下,农民打着土改名义肆意侵占土地,地主被迫武装自卫,智利农村陷入混乱。

 

智利三大铜矿公司原属美国公司所有,阿连德上台前,智利政府通过收购,已经拥有51%的控股权。阿连德认为过于温和,于是强行收购全部外资——阿连德还提出,美国人赚得够多了,智利人民无需再付钱。此举无异于抢劫。

 

和所有左派国家一样,阿连德也试图在这个山地穷国建立免费全民医保和教育体系。工资水平大幅提升,工人享有高福利,还可以随意罢工。仅仅第一年,工人薪水就上涨50%。

 

为维持高福利,阿连德政府需要印钞票。1971年官方发布的通胀率是22%,这显然低估了真实的通胀水平。物价管制无处不在,虽然名义物价不高,但什么也买不到。1973年,智利的名义通胀涨到862%。

 

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阿连德施行的政策是灾难性的。1990年代的南非、2000年后的津巴布韦,2010年后的委内瑞拉,他们都打着“人民的名义”施行这套经济政策。结果无一例外,全是经济崩溃。


阿连德和他的好友卡斯特罗

 

今天的智利年轻人有幸没出生在阿连德时代,不知道这个温文尔雅的总统其实是恶魔的化身。他们只看见“民主”“民选”这些肤浅词汇,就为恶魔召魂。没错,著名歌手和诺奖诗人也为阿连德而死,可是那又怎样!王座边上从来不乏分赃的文学家。

 

3、

 

智利国土狭长封闭,和外界高度隔绝。在这样的国家搞极左实验,最坏的结局是红色高棉,关起国门互相整,城市清空,货币废除,不纯洁分子清除;好一点则是:修正派上台,极左派出走,跑进农村打游击,类似尼泊尔和秘鲁。

 

幸运的是,智利走上一条前无古人,至今无人效仿的道路。皮诺切特作为军事独裁者,此前他对经济政策一窍不通,身边也没高参。大概只是出于直觉和对当时学术潮流的崇拜,皮诺切特引进新的经济政策。

 

这套政策正是很多人讨伐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对皮诺切特的评价可能两极,但“新自由主义”的内容通常没分歧:保护私人财产权利,推行高度私有化政策,实行市场经济制度。




皮诺切特与弗里德曼进行了45分钟的会谈

 

在市场竞争领域,军政府卖掉国企,大量管制取消,简化办事程序;在劳工领域,实行自由工资制度,工会被取缔,工人直接和资本家谈判;在货币政策上,货币高度紧缩,汇率自由浮动。关税尽量降低,本国市场加入世界分工。

 

传统智利没有自由市场的思想土壤。这套经济政策是移植而来,以弗里德曼为首的芝加哥经济学派中起了主要作用。也许皮诺切特此前不懂,一旦他听进去,执行起来就毫无迟疑。

 

国有农场的土地被归还,国有企业被拍卖,大量所谓“公共品”私有化,学校和医院也不例外。成捆钞票被烧掉,银行重新实行自由利率制度,铜矿企业开始对国外开放市场…军政府端着枪,逼着国家搞“改革开放”。谁要是敢捣乱,监狱和酷刑在等着他。

 

今天很多智利人谴责“新自由主义”,说它生于不义,靠着独裁者强推才得以施行,这话说的倒没错。但要说到“新自由主义”失败,则是完完全全在胡扯。

 

如果“新自由主义”本身是失败、有害、错误的政策,它的后果是什么?一定是像阿连德那样,带来经济崩溃和政治灾难。智利用多年来经济发展的成果,反驳了这一点。

 

1976年智利经济增长启动,当年GDP增长率3.5%。此后五年智利经济增长率分别为9.9、8.2、8.3、7.9、6.2。通胀率更从1973年的863%下降到10%以下。1982年拉美爆发经济危机,智利最快恢复,很快又实现7%以上增长。

 

皮诺切特于1990年下台,此后智利偏左派连续执政,经济增长率滑落,但仍是拉美地区发展最快的国家。


2018年,智利人均GDP达到1.6万美元,一只脚迈进发达国家的门槛。近二十年的智利政府,无论偏左还是偏右,大体执行皮诺切特以来的经济国策。智利是经济自由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排名前二十),2010年加入发达国家俱乐部(经济合作组织)。

 

如果说“新自由主义”是失败的,为何在实行四十多年,实现高速增长后,才被证明失败呢?这样能叫“新自由主义”失败?

 

4、

 

无论人们怎样咒骂,“新自由主义”的本质是市场化。1980年代后,很多国家施行市场化政策,有的失败,有的成功,这可以从经济成果看出来。失败者通常徒有市场化之壳,官僚还起主导作用,经济增长因此缓慢;成功者亦不乏其例。中国在国企改革和对外开放,做得都比东欧国家好得多。

 

智利经济改革做得也不错,有发展成果为证。这次智利动荡,凡一口咬定是“新自由主义”失败,都可划到人云亦云,不懂装懂的行列。真正值得讨论的问题是:在智利施行多年,成果斐然的市场经济制度,为何遭遇当下困境。上百万人上街抗议,总能说明一些问题。什么问题呢?

 

很多人把原因归结到贫富分化。这个结论很可疑。智利不是极端贫富分化的国家——至少在美洲,它比墨西哥、巴拉圭、哥伦比亚、巴西这样的国家好得多。和拉美世界动辄百分之二三十的通胀率和失业率相比,智利的通胀率和失业率只有个位数,情况好得多。智利比索是拉丁美洲最坚挺的货币,居民无需为换汇而忧心忡忡。这个国家投资和贸易环境非常好,中国是智利最大的出口国。


智利是多地震国家,不过却拥有拉美地区最高的建筑。

 

也有人说,“新自由主义”太过分,学校和医院全私有化,让穷人怎么活?事实上,智利的医疗和教育水平在拉美属于前列。智利有数量众多的私立大学,公立大学从1981年起开始收费——这让学生群体怨念丛生。拉美排名前十的著名大学,智利有三所大学上榜,这显示出智利的大学质量。智利医疗价格比邻国昂贵,质量也更高——智利的人均预期寿命达到80岁,在拉美仅次于哥斯达黎加。

 

私有化程度高,让很多人感觉不爽——凭什么读书看病要花钱?而观念健全的人会认识到,免费的公共服务也需要代价;私有化之下的服务质量要好得多。将社会矛盾引向市场化或私有化,是思想的懒惰。这不是正确的分析,而是宣传术。

 

当然,我不是说智利经济没问题。智利作为后发国家,有很多要解决的问题,这很正常;智利在部分领域的私有化,确实有问题,但也不像很多人说的那样简单。比如说,智利经济的最大问题是养老金体系。

 

当年皮诺切特没有取消养老金体系,而是设计出“智利模式”:企业不缴纳养老金,个人收入的10%强制缴纳进养老金账户。这些钱全部存进一个私人养老基金,由其投资运营,政府立法监督。

 

“智利模式”的首要问题是:政府强制储蓄,让很多人产生“依赖政府养老”的心理。智利政府收取养老金时长和其他国家差不多,金额却少得多(企业不缴纳),居民想靠政府安心养老,其实做不到;为防止居民养老金损失,政府搞了一个大型养老基金,名为私人,其实是独家经营权,与国有差不多。没有竞争,投资运营自然缺乏动力,亏损很正常。

 

其他国家的养老金模式,都是现收现付(即当代年轻人缴纳的养老金,直接给当代的老人;等年轻人老人,让下一代人养老)。这种养老金模式之下,即便入不敷出,也相当隐蔽;“智利模式”就实诚了,一个人缴了多少养老金,最后能取出多少来,一清二楚。

 

嘲笑智利的养老问题,首先要弄明白:它的养老体系不是真正的私有化,只是披着私有化之名的国有化。它的问题很严重,但并不比其他国家更严重。智利的养老体系很透明,即便哪一天破产,清算起来要简单得多。不明就里地把屎盘子往私有化头上扣——还是那句话,思想上的懒惰。

 

顺便说下,引发本次智利动荡的“地铁票涨价”事件,背后地铁公司是国有企业。我看到这则信息时,不禁莞尔:幸好这家公司是国企,否则私营企业贪婪无耻引发社会动荡,岂非再添一新例子?

 

5

 

智利政治动荡的主要原因是:左派思想在智利从来没断绝过。这个国家将要迈进发达国家的行列,可是在思想市场上,依然左派当道。

 

智利的自由市场,可以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皮诺切特推翻阿连德统治后,头两年,他实际上只忙于大开杀戒,巩固政权。1975年弗里德曼访问智利,经济改革才启动。


当时哈耶克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弗里德曼也是名满天下。一大批讲西班牙语在芝加哥接受经济学教育的年轻人被延请回来,参与改革。智利没有做好改革的准备,一下就被推上历史的快车道。


尤其是左派,他们还沉浸在阿连德之死的愤怒悲伤里,迅速面对军政府铁拳的一顿猛砸。数千人被杀,上万人逃亡,其他人战战兢兢。智利在军政府的刺刀之下,默默工作,不敢吱声。皮诺切特说了:在这个国家,没有我的命令,一片树叶子也不能动。

 

毋庸讳言,在军政府统治下,智利人民也失去了许多自由。皮诺切特对街头集会深恶痛绝。除了阅兵和足球比赛,其他街头集会都可能遭遇水枪车驱散。军政府发布命令,要清除“狂热信仰的智利人”。好好赚钱就可以,没有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也没有“姓资姓社”讨论。

 

左派痛恨皮诺切特。他们没有认输,更没认错;他们只是认为,自己被独裁者压下去,一有机会还是要长出来。在智利这个市场经济国家,右派有历史原罪,左派思想堂而皇之。

 

智利还走在市场经济道路上,很大程度上缘于制度惯性。无论左右政客,他们处理问题时面对各种选项,经常会采用市场的手段——当市场的有效曾经展示,就不会被无视。军队仍是这个国家的柱石,他们的存在具有震慑作用:在智利,文官政府不能玩得太过火。


但在普通民众和媒体舆论那里,右派没有市场。智利为何繁荣?很多人归结种种原因,有铜矿、有工业,有发达的水果业。他们却很难将这一切与市场制度联系在一起。左派主张向其他国家学习,引进一些看似美好,其实糟糕透顶的制度。


这一次智利动荡,皮涅拉总统被迫妥协,提出一些征收富人税、提高最低工资的措施。

 

从某种程度讲,智利动荡和香港骚乱有相似处。它们受惠于自由市场,但在经济学普及上,做得太少。由于历史原因,两地左派都格外兴盛。年轻人出生在莺歌燕舞、花团锦簇的大平盛世,习惯了经济增长与繁荣,却对背后机制一无所知,稍有风吹草动,就把矛头指向资本家和政府。他们总想着改天换地,创造新世界,殊不知,他们努力奔跑的前方是深渊。


6

 

最后回过头来说中国吧。中国在走上市场化道路前,有过漫长而痛苦的计划经济记忆。生活在计划经济的人们,很多人还活着;改革开放的曲折艰难,也给知识分子留下深刻的印象。这种曲折艰难是非常生动的课程。中国改革开放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自下而上探索,自上而下推行共同的结果。

 

从这个角度讲,我有理由相信,中国普通民众的市场意识,不会比其他国家的人民差。希望这个艰辛过程留下的宝贵思想财富,能一代代传承。自由市场不能保护自己,它需要思想去保护。

水库房产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59群。1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还有名额的可免费加 入的只有5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想要入群交流的库友请添加微信?689574 或扫描 右侧二维码,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