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7.23--致张五常教授的一封信-欧神文集十年文集

/ 网络 / 2019-07-26
Steven.N.Cheung...
Steven.N.Cheung 是我们一贯尊敬的经济学前辈,作为新制度经济学创始人之一,张先生学识渊博,思维深刻,令吾等晚辈望尘莫及。
张先生常说,经济学知识,易学难精。他老人家苦苦思索几十年的东西,一朝驳翻不易,倒不如一些最基本基础的东西,“乱拳打死老师傅”,我等晚辈还有可能灵感忽至,慧至心灵,知大师所未知。
现在有了,张五常先生刚刚在搜狐网站发表了一篇新作“北京不妨考虑楼宇空置税”,这就是大谬特谬。张教授贸然进入不熟悉的房地产领域,恕我等小辈得罪了。
照我们的说法,北京不妨考虑征收“不买房税”。
房屋买卖是双向的,有买就有卖。房屋为什么造好了卖不出去啊?不是我们不卖,而是有人“持币而不肯买”!
房产商其实是很诚心的,而且是明码实价的。我的价钱就标在这里,或¥16000/m,或¥10000/m,总之我房产商是肯卖的。没有一个房产商说我窝心不卖。你拿¥16000/m 去售楼处,房产商肯定是捧若上宾,把你顾客当上帝一样伺候的。
现在问题就在了。北京这么多房子造好了,却不卖出去,“空置”不是

一种浪费么,不是社会财富的极大挥霍么。这么大的责任,板子应该砸谁身上。
俺认为应该砸在“买家”身上。谁让你不买啊,真是罪大恶极!
要取消空置的最好办法,就是征收“不买房税”,或者“持币税”。
你丫不买房是不是,不买房好啊。俺就收你不买房税,以后从银行取钱,一律征收 20%的不买房手续费。从银行取出来 100 元,到手就只有 80 元了。
对于工作一年,储银行不购房者,实行 20%取款手续费。
对于持币二年,坚决不买房者,银行存取款征收 50%手续费。
对于连续五年以上,长期持币,坚决不买房,情节恶劣者,经屡教不改,没收其银行 100%存折。
如果有大额存款,五年以上,坚决看空,且坚决不买,散布“不买房言论”者,没收其 100%银行存折,处以行政处罚,刑事拘留十五天,不允许其购车买电器刷信用卡,不许出国提干旅游,适龄青年不许登记结婚。
你看,“不买房税”一出,房屋空置问题完美解决。需求被极大刺激扩张,社会资源得到了充分的使用利用。
俺这个“不买房税”一出,估计很多仁人志士已经目瞪口呆,口涎四溅,神志不清。结结巴巴地问,“你这,这,怎么可以征这样的税?”
为什么不可以,凭什么只能问卖房的征税,凭什么就不可以问买房的征税?
买卖是双向的,有买就有卖。买卖不成交,一方面你可以说是卖房心理价位太高,峙价而沽。
但另一方面,你也可以说,是因为买家心理太底,不肯出价钱。
北京房屋为什么会有“空置”,开发商是很诚心的,每一个开发商都是明码实价,你拿¥16000/m 开发商是很乐意捧为上帝,把东西卖给你的。

北京的房屋会有“空置”,主要是因为买家的心理价位太低,因为买家听信了一些“无良无耻”的冒牌雪茄,听信了一些唱跌看衰的黑嘴小丑误导欺骗所致。
北京的房屋会有空置,纯粹全是买家的错,纯粹是因为买家不肯加价追买所致。因为一些无良的砖家唱跌看空。对于这些社会败类的行为,应该坚决打击,绝不手软,坚决惩罚“持币待购”行为,坚决征收“不买房税”。
看见没有,同样对于“空置”这副病因,我们就可以开出二副药方,二副完全不同的药方。既可以是张教授所鼓吹的“空置税”,也可以是我所鼓吹的“不买房税”。
我们需要二个假设,现在的房价到底是底了,还是高了。
如果是高了,“房地产泡沫”,那应该是敦促卖方降价,张教授的意见或许是对的。应该敦促对卖方的“空置税”,敦促卖房者尽快卖房。
如果是低了,那正好相反。此刻应该征收的是“不买房税”,敦促买家尽快加价,尽快让价格回归价值。应该尽量尽快让房价上涨。
在现实生活中,房价到底是“高估”还是“低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回答得出的,个个都成了亿万富翁。索罗斯,巴菲特。
在舆论媒体中,似乎房价是非高了不可,而且是非一般地高,简直是堆成天般的泡沫。
但我们知道,媒体是常常犯错误的,而且媒体只报导大众喜欢听的话。至于网络上的民意就更靠不住,85%的消费者永远都是嫌东西贵的。
真要追问到底,我们只能说,任何一个市场,任何一个时间,任何一个价位,看多看空的力量永远是恰好平衡的。
现在的房价,就是最合理的房价,房地产没有泡沫,上涨下跌概率各为50%。

所以政府还是少干预为好。
在“张五常·北京不妨考虑楼宇空置税”一文中,张教授是彻头彻尾地错了。错就错在了张教授不改鼓吹行政干预,不该认为卖方降价。
事实上,买卖不成功,固有一半原因是卖方心理价位太高,价格太高。但何不仍有 50%原因,是因为买方出价太低,心理价位太底。
照我说,买卖不成功,北京“空置”房宇太多,纯粹是因为买家出价太低。价格远远低于价值,北京房价还要涨三倍,涨五倍,房价要大涨特涨呢。
作为自由主义经济学的领军人物,“买卖不成功”,张教授原本不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才对。
你我皆凡人,陷在五行中。张教授一方面是一个资深的经济学人,但另一方面,和我们一样,仍是一个普通市民。需要“房奴”的购房者,而不是售房人,难免有私心。
房地产又不是张五常先生熟悉的陌生领域,一言差池,在所难免。也并不妨碍张教授在经济学领域的其他巨大成就,和光辉思想。
好了,现在我要指出张教授的第二个错误,也是基础理论性错误—–房屋空置,需要惩罚么?
谬也!!
很多人都在心疼,很多房屋买下以后,既不出让,也不出租,就空在那里积灰。以致于很多人提出了,要对“持有阶段征税”,以促进社会资源的有效利用,防止浪费。
房屋空置是没有成本的么?
谬也。
我花 100 万,将这套房子买下来,原先这 100 万可以存银行,每年就有1.80 万元的利息收入。这一万八千元,就是我的利息成本,机会成本。

我花 100 万,将这套房子买下来,由于本金不足,首付 40 万,问银行借了 60 万。这 60 万每年要给银行 5.85%的利息,每月 2880 元,每天 96 元。这 96 元,就是我的财务成本,资金成本。
有人走过马路边,看见建好的房子不住人,那心疼的哟,以为房东搁在那里。
不割肉。
这是纯粹的小农思想,这是无耻的仇富思想。
事实上,任何资源的空置,都是有代价的。或许是自有资金的 100 万元,拿不到利息。或许是借银行的按揭贷款,还要被剥去一层皮。
只要是房东自己的房子,个个都是心疼的,都是会捏着算盘,谨慎理财。用不着税局专家,剥削学者,拿着刀笔来替房东惦记。
任何房子,只要是房东私有的,总会是想着尽快自用出租,发挥最大效益。用不着你催促,更用不着“空置税”。
那你要问,现在那么多空房子空关是什么—–“自然空置”啊!
做任何事,都不可能完美主义的。就好比工厂机器,不可能 24 小时运转,订单不可能一件接着一件排满。
建设一个新机场,刚开始利用效能也是很低的。以后才会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流量以每年 15%的速度增加。一般而言,一个新机场,能在五年以内,达到 70%的利用率,就已经算很不错了。
你看诺大的一个机场,全都是空空荡荡的,走道跑道全都“空置”,这算不算浪费,很多农民还没坐上飞机呢。
当然不算,机场的生命周期,长达二十年、三十年,只要在一个整的生命周期中,能赚得回来就行了。
一套房屋的寿命,长达 50 年、70 年,新社区需要建设,新街道需要拓

展,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房东只要在整个七十年生命周期中,所得大于所失就行了。今天空置不空置,无需专家们关心。
任何资源都是有成本的。一套房子空关不住人,表面看房东小量无任何支出,但其实背后的资金成本、机会成本、不计其数。任何一个私有的房东都会尽快利用,无需政府催促。
这是张教授文中的第二个错误,也是社会公唱的错误。
房地产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张教授是一名优秀的经济学者,但未必是一名内行的房地产专家。就好比张先生当年研究玉石生意,才知道小小的玉石,原来其中有极大的门槛,以及高深的逻辑意义。
小辈不惭,原本也是张大师的拥翥者。只是看张大师新作此文“北京不妨考虑楼宇空置税”,谬错实多,不吐不快。也出于学术交流的本意,望大师百忙之际,不妨抽空一二,点评回复。
由于不知道张大师的联络方法,只能以网络上的群发方式,望引起注意。我本人的邮件及 MSN 编号,均为 yevon_ou@yahoo.com,也望众有识者不啬指点一二。
(yevon_ou@yahoo.com,2006 年 7 月 23 日晚)
水库房产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59群。1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还有名额的可免费加 入的只有5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想要入群交流的库友请添加微信:689574 或扫描 右侧二维码,已经在水库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阅读延展

1
3